Red Square, Moscow 莫斯科紅場

去南高加索還有一段小插曲。回程在莫斯科轉機,要逗留一晚。住在著名的 Hotel Metropol。這間酒店是1949年毛澤東到訪莫斯科要求簽定中蘇友好條約時中方宴請史太林的地方,地點就在紅場隔鄰。因為太方便,於是準備第二天早上抽空到紅場參觀一下莫斯科的核心地帶。

豈料早上一出門,發覺酒店被很多軍車包圍。走近紅場一看,整個紅場都已被警察封鎖。正面歷史博物館入口、金百貨的入口以至聖巴素教堂入口全部都有警察把守,整個紅場寸步難進。我由歷史博物館出發,想找一個缺口望一望拍拍照都不可能。結果由橫街一直跑到聖巴素教堂後面才可拍照,不過只是教堂背面的景色。再等了一會,才聽到有本地人說紅場整個早上都被封鎖,因為要迎接2014索契冬季奧運會由希臘奧林匹克運來的聖火,當日早上普京會在紅場主持接收聖火儀式,然後開始全俄羅斯聖火傳送旅程。請你看一看紅場的相簿。因為被警察封鎖,只看到警察。

Azerbaijan 亞塞拜彊

從格魯吉亞往亞塞拜彊,要向東一直跑往裡海。裡海地區是中東最早發現石油的地方,現時產量仍很大。亞塞拜彊在1990年脫離蘇聯獨立,受到鎮壓。之後和亞美尼亞交戰,爭奪卡拉巴克 Karabakh 地區。俄羅斯協助亞美尼亞,結果是卡拉巴克成為自治區。亞塞拜彊認為俄羅斯的陰謀是要迫使亞塞拜彊恢復向其供應石油。現時她的輸油管由巴庫經格魯吉亞到達黑海海岸再到歐洲,俄羅斯不能分一杯羹。

到了亞塞拜彊,景物和其他兩國截然不同。一點東正教的痕跡都不見。亞塞拜彊是伊斯蘭國家,多個世紀以來和伊朗是一體,有很多清真寺和伊斯蘭建築。亞塞拜彊原有的國境現在有一半是在伊朗境內。這一個古國的歷史比伊斯蘭的歷史更為古舊。伊朗前身是波斯王國,以前是信奉拜火教 Zoroastrian。它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早的有系統的宗教,其教義和哲學傳入後期很多其他的宗教,例如創世紀、天堂和地獄、最後審判等概念,在其古籍都已有記載。在巴庫參觀了一所拜火教古廟,可以看到古老宗教純樸的一面。

離開巴庫的一天,還有幾小時的行程,去參觀 Gobustan石刻畫。我並沒有準備,以為是現代畫作。去到現場,發現原來是四萬年前史前穴居人的遺跡。這個收穫真大。Gobustan 地形顯示當時該區在裡海邊緣,石刻畫描寫穴居人生活,狩獵和捕魚。現時海岸線在幾里之外,裡海已經歷很大變遷。請到此看看亞塞拜彊的旅遊相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