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ing notes record thoughts from things I read. 這網誌是我的一些閱讀後的思考和摘要記錄。My website 我的網頁: http://raympoon.playgroundhk.com

Category Archives: Music

Applause rules

I go to concerts regularly, and have been asked by some young persons whether they should applaud whenever the music stops.  I said to them that applause is the appreciation shown to the performers.  Appreciation is never too much.  The artists will be glad when their performance is appreciated.  However, people have devised some rules […]

War Requiem 戰爭安魂曲

早前曾介紹港樂2013/14節目,季前訂票會於7月1日結束。仔細看了一下,終於訂了15場。值得一提的是下季有兩場節目,是大型的宗教音樂作品,全場演出個多小時只是僅僅夠用。 第一個是在今年11月7日由大師 Lorin Maazel 指揮的布列頓 Benjamin Britten 的戰爭安魂曲 War Requiem。由學士合唱團 The Learners Chorus,港樂合唱團和香港兒童合唱團一同演出。另一個是在明年復活節4月18-19日演出的 J. S. Bach 的馬太受難曲 St Matthew Passion。請來 The Bach Choir London和香港兒童合唱團聯合演唱。 馬太受難曲雖然多在復活節演出,但本身並不是宗教儀式,而是一套清唱劇。是巴哈在18世紀任職於萊比錫聖湯馬士教堂時所作。歌詞是馬太福音第26及27章。分為兩部份,第一部份是耶穌被捕前的情節,在復活節彌撒前演出。接著的第二部份是受審和死刑。不過現時音樂會版本就世俗得多。我有唱片一張,只聽過幾次。印象是有很多美麗的合唱和獨唱曲,但夾雜不少朗誦調,即是沉悶的齋讀經文。 我有訂票的是戰爭安魂曲,是英國作曲家布列頓在1960年代所作,可算是當代作品。但這安魂曲卻仍使用傳統曲式,是典型的彌撤曲,內有永恆經、末日經、奉獻經、聖哉經、羔羊經和救贖經。但其傳統意義只是到此為止。歌詞不是經文,而是9首英國詩人所寫關於戰爭的詩詞。傳統的安魂曲是很莊嚴的宗教儀式,領導死者上天堂。但戰爭安魂曲本意是悼念戰爭中的死者,包括殺人者和無辜的平民,還有一個意義是控訴戰爭的不公義,不道德和罪惡。我並未真正聽過全套的戰爭安魂曲,但曾在習作上分析其中重要樂章。其中有很多主題是要感受戰時的悲哀和無助,還有一些是描寫戰爭的恐怖場面。 當時有一老師,正在思考如何用音樂表達交戰時激烈的場面和死傷無數的震撼,結果他聽到戰爭安魂曲的寫法,就說明白了如何落筆。 我覺得戰爭安魂曲一點都不安魂。悲傷的片段只會引起慘痛的回憶,而狂野的片段更是對戰爭的指控。以彌撒曲的型式來寫更是一個諷刺,因為交戰的英德兩方,都是自稱信奉基督教,戰士們是得到神的祝福。這使我想起 2007年途經諾曼第,參觀1944年6月6日的登陸戰場,上有十字架和聖母像。當時記起馬克吐溫的戰爭禱文,為該相簿寫了博文。回想起來,馬克吐溫和布列頓的想法一致, 就是指出宗教和戰爭的矛盾。試想上帝祝福交戰兩方的基督徒,他們都虔誠祈禱可以勝利殺死對方;結果戰場上死傷無數,眾人都干犯第五誡。然後又有人為他們安魂,說可以上天堂。  

Beethoven’s Late String Quartets – Sublime Madness?

I wonder if Daniel Chua wrote a book on all Beethoven’s late string quartets, or is going to.  But he was invited to speak on such at CU’s Book Club on 22 March, and the material could construe a book.  Daniel Chua is the Head of the School of Humanities, HKU, and is a music […]

鋼琴 vs 鋼琴

這兩個星期連續聽了兩場鋼琴協奏曲,上星期五 (7/9) 聽李雲迪 Yundi 彈柴可夫斯基第一鋼協,今個星期五 (14/9) 聽芙莉特 Ingrid Fliter 彈聖桑第二鋼協。各有千秋,值得比較一下。 李雲迪有鋼琴王子美譽,並非浪得虛名。他的身段已是一個鋼琴家,高佻又手指修長。今次剪了個新髮型,形象成熟了。他演繹蕭邦非常出色,感情十足,非常詩意,充滿蕭邦的悲觀詩人的意境。我有他的蕭邦錄音和現場表演DVD,演出真是非常完美。今次聽他彈柴氏鋼一,期望很大。柴 氏風格和蕭邦截然不同;雖然柴氏亦有悲情性格,但感情表達很開放直接,不像蕭邦那樣隱晦。他的鋼一是少年時作品,極度表現激情。演出時需要的心理狀態和蕭邦的不同。Yundi 的技巧不容置疑,所有困難的段落都掌握自如,抒情的部份更是迷人。柴氏鋼一可說是最知名的鋼協,人人都要彈,錄音無數;珠玉在前,少不免要和各位大師比 拼。我聽過很多大師級版本,都是剛陽意味十足,熱情到不得了。Yundi 的演出有他自己風格的影子,有一點憂柔的味道。這是一個兩面的說法;可以說他的演繹有自己的性格,與眾不同;又可說他未如其他標準,未將樂曲的情緒完全釋放。我個人覺得他的演繹方式可以接受,但不知是否他的原意。看到樂評說他在星期六的演出比星期五好,可能就是在此不同了。 聽 Fliter是一個不同的印象。她不太像一個鋼琴家,表情很輕鬆,衣著亦很隨便。她的發展卻和 Yundi 有點相似,以演奏蕭邦而知名。這晚來演奏聖桑鋼二,亦是一個不同的嘗試。這首樂曲技巧要求很高;技巧之餘,要表達的法國情懷亦有很高難度。全曲沒有冷場,三個樂章速度都很快,終章更是極快板。很多長長而複雜的樂句一氣呵成,連呼吸的位置也沒有。據聞這首樂曲只用了十多天便完成,是聖桑專為魯賓斯坦而寫,是出色的即興創作。魯賓斯坦十分欣賞這個作品,於是要求聖桑為首演獨奏,自己反而做指揮。聖桑是鋼琴名家,此曲更是他手筆,但他都說因時間緊迫,練習不夠而對某些困難樂句覺得吃力。李斯特更認為此曲難度高到適合他而多次用作公開演出。Fliter 這晚的演出可說是驚人,艱深技巧不當一回事,全曲樂思非常流暢,可以不著痕跡地不覺得緊張地就達到了高潮。我看她這晚的演出要比 Yundi 高了一班。 他們兩人還有一點相同,就是都要轉型彈貝多芬。樂聖的鋼琴奏鳴曲內涵甚深,要彈不難但要彈得好不易。由蕭邦轉戰過來就是一個考驗。Fliter 已出了貝多芬奏鳴曲特輯,口碑甚好。這晚她亦不吝嗇,encore 彈了貝多芬鋼琴奏鳴曲暴風雨的第三樂章,確實令人眼前一亮。Yundi 亦已宣佈會在2013年出一隻貝多芬專輯,彈月光、悲愴和熱情。這是貝多芬鋼琴奏鳴曲中最受歡迎的幾首。成績如何,拭目以待。

Chaconne in D minor

D小調夏空舞曲 Chaconne in D minor 是巴伯的一首名曲。原曲是他的D小調小提琴組曲其中一段舞曲;但這段極有深度的樂曲感動不少音樂家。除了小提琴獨奏版本,還有大提琴獨奏版本,鋼琴版本和結他版本。我最喜歡其結他版本,因為它最能清晰表達巴哈的複音音樂。小提琴和大提琴版本需要非常高的技巧才能拉出二三聲部,但仍未能清楚表現出兩三個纏繞著的對位旋律。但結他卻可以很從容的奏出多個聲部。 我聽過很多結他演奏家彈這首樂曲,最無懈可撀的是John Williams的演出。但我在網上搜尋,他的古老錄影都是畫面不佳而且音響甚差。最後找到這個 John Feeley 的版本,彈得相當好,而且音響極佳,更是高清畫面。可以邀請大家聽一聽。 巴哈正職是 Leipzig 的 St Thomas 教堂的音樂總監,每星期都要為做禮拜作一首清唱神曲。但他心在俗世音樂,整理了十二平均律,又創作了大量的俗世音樂。當時民間音樂多是牧歌和舞曲;而巴哈就將各種舞曲的曲式結集成為組曲,其中有小步舞曲、嘉禾舞曲、夏空舞曲和一些在法國和普魯士流行的舞曲。 夏空舞曲的曲式是變奏曲。其方法是選一主題樂曲,取其和弦的進行為基礎,在旋律和對位部份做多個不同速度、風格和結構的變奏。通常聽者先留意開始時的簡單慢版主題,然後欣賞樂曲怎樣變化到一個很複雜的境界。巴哈在變奏部份將他的精力、想像力、感情都爆發出來。仔細聆聽每一段,可以直達他的創作靈魂。 作曲家布拉姆斯 Brahms 說巴哈只用一個樂器就寫出了世上最深入的思維和最有力的感情。他又說如果自己可以創作出這首音樂,就會因為極度興奮而瘋狂。小提琴家 Joshua Bell 說這首樂曲是歷史上人類最偉大創作之一;它是一首精神上和感情上都強而有力,而結構完美的樂曲。這樣說是否屬實,就要你自己聽聽。

Failing for voice and bass

音樂史上有很多樂器和人聲的組合。它們通常可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人聲唱出歌詞,其文字表達了作品的意義,音樂只是襯托。很多流行曲、名曲、歌劇都是這一類。沒有歌詞作品的意思就不清楚。另一類剛好相反,人聲只是樂器一部份,只需有音高和節奏配合音樂,唱什麼字都沒有問題。現代流行音樂有使用人聲而沒有歌詞,又有使用人聲作伴奏和音效,亦有單音的練唱曲。這些作品以音樂為主,人聲語言可以表達意義的作用忽略了。 音樂學生創作歌曲時會遇上一個問題:究意應該以文學名作詩篇來入樂,還是先有旋律再配上歌詞。其實兩種方法都有人使用。很多音樂家受文學名作感動,用它們寫作歌曲;亦有不少人為出色的旋律配上不同的歌詞;中國古代的詞牌就是一些悅耳的曲調,文人不斷為它創作新歌詞。在音樂的角度,先有歌詞旋律較容易配合,因為音樂較抽象又有彈性。如果先有旋律,歌詞會受音高變化限制,需要有音樂知識和文字修養才做得好。 是否有作品可以打破這些格局,保存音樂和語言各自的特色,相輔相成地成為一首完整的作品?Tom Johnson有一首作品 Failing在此作一嘗試。請你聽一聽。 這是一首人聲和低音大提琴的二重奏。其特色是人聲部份是語言,以正常的語言聲調說出來;語言準確地表現整個作品的意思,因為其文字就是在描述整首作品進行時的情況,包括速度,低音大提琴在做什麼,演出者的感覺等的細節。雖然文字部份和音樂有很緊密的關係,但它又保存了自己的性格,不會由人變成樂器。低音大提琴有自己的旋律,和語言沒有關係,但它的音樂語彙,速度、音型、句法卻又正確呼應語言所描寫的情景。Tom Johnson是新音樂簡約派作曲家,他的音樂旋律很新穎但不太前衛,跟隨一套科學化的作曲法。這首樂曲還有一個難度,就是演出者要兼顧語言和樂器,一心二用。雖然自彈自唱的演出很常見,但彈唱之間總有音樂上的關連。這首作品保留兩者獨立的性格,演出者可能會精神分裂。作曲家很了解這個可能性,所以將作品命名為Failing,預期演出者可能會失敗。

Michael Tilson Thomas

Michael Tilson Thomas 是著名指揮家,有很多出色的唱片錄音,和各國的管絃樂團合作。他現在是三藩市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又參與很多音樂教育節目。TED邀請他演講,他選擇的題目是音樂的發展和對感情的影響。下面這一段錄影,簡略介紹音樂發展史和有趣的樂譜發展史。更重要的,是他介紹音樂對人類感情的重要性,尤其是 why和how。最後他又介紹最新音樂媒介;得到科技協助,音樂已提升到人類不能自行演奏,音樂複雜程度人腦不能想像出來,音樂含意亦不能全部了解,但基本的原素what和how仍然存在。

我們都是希律王

往德國旅遊,到每一個城鎮我都會找尋教堂攝影。德國的復活節比我想像中要平靜,只在復活星期日遇上彌撒,其他時間包括受難日教堂只是景點。德國復活節的主角是復活兔,和聖誕老人相似,都是非基督。耶穌受難,很多基督徒認為是猶太人所為,但其實當時耶穌的追隨者全都是猶太教徒,始作俑者只是scribes and pharisees,等於現時的AO/EO和神父。聖經對耶穌受難點出了三個壞人;第一個是猶大,但後世都認定他的使徒地位,他只是被神利用;第二個是彼拉多,但他跟從民意判耶穌死刑之後,就洗手表示自己與此無關;第三個是希律王,如果耶穌能過他這一關就不會有基督教。 以聖經的偏頗說法,希律王是為了一己私利,保護他的王位,而不承認耶穌。但如果我們設身處地思考一下,就會發覺希律王並非想像之中那麼簡單。他是猶太王國之首,對於猶太教義是權威演繹者,舊約預言的救世者來臨對他來說是大事,如果在他任內發生就流芳萬世。他亦清楚理解救世者預言是指全世界,並不是只取代猶太國。再者,希律王當時的處境是和香港一樣,是羅馬帝國殖民地。香港在1997之前是英國殖民地,而1997後主權屬中國。希律王當時只是傀儡,受羅馬操縱而受盡恥辱,如果救世者來臨,傳說他就會從羅馬人手中拯救猶太人。如果放了耶穌,或可以趕走羅馬人,就算不成功仍可歸罪耶穌。 希律王應該對耶穌充滿期望,但他為何不相信?我看過萬世巨星劇本對這一段的描述,他充滿期望,要求耶穌讓他看看神蹟,結果失望而回。希律王聽過很多有關耶穌的事跡和他施行神蹟的故事,但這些由他人轉述的訊息怎能就此置信,尤其是向他傳送資訊的人都是他的下屬,所以他需要向耶穌求證,但卻碰上冷冷的一幅牆。所以他不相信,交回彼拉多處置。我們的處境比希律王更複雜,信仰的選擇非常多,有亞伯拉罕三教、佛道儒三教、幾百個其他宗教,還有無神論和不可知論。更甚的是我們從少就被有權威的人士灌輸各種資訊,他們之間還不時互相引證夾口供而不是提出證據。我們的遭遇和希律王相似,充滿期望,收到很多無憑的訊息但無法可證明。我們都是希律王,他在二千多年前就已經作出了選擇。 請你看看希律王之歌這一片段,亦請看看歌詞。 Jesus, I am overjoyed to meet You face to face You’ve been getting quite a name all around the place Healing cripples, raising from the dead And now I understand You’re God At least that’s what You’ve said So You are the Christ. You’re the great Jesus Christ Prove […]

白皮貓

現時世界人口有七十億,超過一半的人口是在城市。人口繼續不斷由鄉間流向城市,估計到了2050年,城球人口會有70%是居住在城市。城市生活有極大吸引力,但對移民來說並不是每個人都可夢想成真。正如我曾讀過 Steward Brand 的一個報告所說,很多由鄉間來的移民只能住在城市貧民窟。 究竟去不去城市,這個重要抉擇困擾著不少鄉間小子。早在四十年前,Elton John 有一首名曲白皮貓 Honky Cat 就是講述這個心情。Elton John是基督徒,亦是基督教罪人,他是同性戀者,和他的伴侶David Furnish正式成婚,又找代母生了一個兒子Levon。三宗罪都有人說可以下地獄,但其實全部都被世人承認又合法。 這一首名曲音樂與歌詞俱佳。雖然由一人唱出,但內含兩個聲音,一個是說鄉間生活苦悶,需要去城市尋找出路;另一個說城市生活沒有答案,就像是:Trying to find gold in a silver mine;Trying to drink whiskey from a bottle of wine. 這個聲音又說不如留在鄉下信主罷啦;但城市的誘惑實在太大,心中的真正感覺就是:How can you stay when your heart says no;How can you stop when your feet say go. 請你聽聽這首歌和看看歌詞。 When I look back, boy I must have been […]

BeethovenFest 貝多芬節

今個樂季港樂其中一個重要節目是在五月舉行的貝多芬節 BeethovenFest。貝多芬節是德國波恩的傳統,已有百多年歷史,每年舉辦為期三天的音樂會,演奏貝多芬的音樂。今年港樂仿傚其做法,五月份有三個音樂會只選奏貝多芬曲目。 三個音樂會包含第一、第五和第九交響曲,蕾奧諾拉序曲、帝皇協奏曲和費黛里奧歌劇音樂會。我在季初已訂了兩場票,後來港樂又送上一場免費票,結果是整個貝多芬節都有出席。 五月七日聽帝皇和命運,是貝多芬最為人所知又是最好聽的作品。負責鋼琴獨奏的是英國鋼琴家李維斯 Paul Lewis,他看起來有英國紳士風格,但彈帝皇卻一點都不斯文,反而將這個樂曲威風的一面表露無遺。命運是這一晚壓軸節目,但第一樂章命運在敲門卻不顯得特別有優勢。可能這一個樂章太為人所熟識,著名錄音無數,我對現場演繹的要求大大提高了,覺得節奏上應該緊湊一點,而弦樂部份的勁度和精確度都要加強。終章就表達得很理想,氣勢淋漓盡致。 五月十七日聽費黛里奧 Fidelio。我以前沒有看過整個 Fidelio歌劇,只聽過一部份選曲,今次音樂會可以完整聽到全套歌劇。雖然這套歌劇號稱自由平等意識超越當時流行的劇本,但我卻覺得情節很薄弱,故事發展交代不清晰,但貝多芬的音樂才華就充分表現。管弦樂部份非常用心,和歌曲配合得很理想,到最後推到高潮,極似一首交響曲輝煌的結局。 貝多芬節於五月二十日結束,最後一場演奏第一和第九交響曲;其第一交響曲第四樂章,是我聽過最佳版本,很多細緻的部份都表達得很清楚。說到第九交響曲,少不免要和小交在二月的演出比較。港樂的水準確實較高,第一樂章已經做得很好,營造了一個很獨特的氣氛;第三樂章就聽到各個聲部完美的平衡,弦樂與木管渾為一體,聽來十分舒服。唯一可以互相比美的是第四樂章;我起初以為上海歌劇院合唱團會人數較少而比較吃力,但它的實力卻非常強,唱出爆炸性的快樂頌完全勝任。 聽這個貝多芬節收獲不少,可將貝多芬最重要的作品都感受一下。不過貝多芬貢獻不止於此,還有很多經典室樂作品,如果在此期間加插他的奏鳴曲或四重奏音樂會就更理想。明年港樂會做柴可夫斯基節,六七月三場音樂會都演奏柴氐經典作品,聽聞還請來 Midori,又是一件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