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ing notes record thoughts from things I read. 這網誌是我的一些閱讀後的思考和摘要記錄。My website 我的網頁: http://raympoon.playgroundhk.com

Category Archives: Science

Einstein’s letter

The end of the world just passed.  It shows how ridiculous religions are.  We are all certain that the end of the world will come one day.  It does not mean the end of everything, just mankind.  Over a long period of 13 billion years since the universe began, primitive men only appeared 200 thousand […]

北海大地

讀完氣候文明史,得到的結論是地球已開始進入溫暖期,人為因素只佔一少部份。未來幾十年可能全球氣溫會上升,冰原溶化,海平面上升,大量陸地被淹沒,人類面臨大災難。但亦有很多人認為人類適應能力很強,科學發展可以應付環境轉變。最重要的是在已知歷史上人類從未遇過可能滅絕的事件,心理上未有面對這種情況的準備。但國家地理 12月號有一篇報導,描述一件類似事件,可以一瞥災難發生時的可能情況。 在北海中部,位於蘇格蘭和荷蘭之間,有一個淺海區叫多格淺灣 Dogger Bank。漁民在此區經常撈到古物如人骨,用具等。因為位置距離大陸很遠,初時認定 Dogger Bank 以前是一個島,有人類聚居。之後的考古研究發現這一區的文物和英倫三島和北歐古文化相似,是相關族群。近期的古天氣和古地理的研究更令人吃驚。在一萬多年前的冰期完結時,海平面比現在低幾百尺,整個北海和英倫海峽都是陸地,和歐洲大陸連在一起。Dogger Bank 不是一個島,而是丘陵地帶。泰晤士河和萊茵河一起流入現今的英倫海峽位置,形成一個大河谷。北海這一片陸地,面積有英倫三島般大,現被稱為 Doggerland。這裡有平原和河流,適宜人類居住,估計人口不少。 大約在七至八千年前,地球暖化速度加快,海平面可能在數百年間上升,將整個 Doggerland淹沒。這一個過程在荷蘭仍可見到。現代科技讓荷蘭可以在這幾十年間僅僅抵禦,否則荷蘭有三分一土地已在海底。 從沿海和海底沈積物的考古研究可以找出當時人類生活的情況。以地理來說,首先是沿海地區的平原被大水淹沒,內陸仍有丘陵和湖泊。第二階段是水位再升高,陸地變成沼澤和淺灘。最後是陸地徹底被海洋吞噬。八千年前農業已有雛型,但在原野覓食仍是重要食物來源。平原陸地的損失使食物短缺,人類向高地移動;食物由陸上動物轉向湖泊魚類。當湖泊開始消失,海洋入侵,食物再轉向淺海魚類;直至人類再無容身之地。這些食糧的轉變可從人類聚居遺跡的食物殘渣中找到。當聚居地被壓縮,族群之間的爭逐變得激烈,暴力衝突和戰爭頻密。很多古墓地的遺骸都發現暴力損傷的痕跡,連兒童都不能倖免。Doggerland 被淹沒不是發生在一夜之間,其過程可能有幾百年。初時人類要逃避大水,但水退後又回來重建社群,直至最後大水永不退卻;其間的折磨可能跨越幾代。向東西兩方移居的人類在歐洲大陸和英倫三島倖存,但移向中部 Dogger Bank 山區的人類最後滅絕了。我們在北歐、蘇格蘭和一些北海偏遠島嶼都發現幾千年前的巨石陣祭祀地點。現在終於明白它們當時位於高地,面對漸被毀滅的平原。 以此發展推論,地球暖化幾十至幾百年後的情況可想而知。沿海地區會首先受壓,大量資源要投放在拯救少數位於海岸的城市。氣侯大轉變使農業萎縮,糧食短缺,無法餵飽九十億人口。很多地方會發生飢荒,大量的難民會四處流竄,跨越地域和國界。各國政局都會動搖,戰爭會因爭奪土地和資源而爆發。究竟人類能否逃過這一劫,或者究竟有多少人可以生存下來?現在應該要開始思考應對災難的方法。

如何餵飽人類

湊巧在網上看到TED一場演講,亦是有關食物問題。雖然不盡是有機和非有機食物的討論,但是在如何餵飽人類方面,是一些正面的思考。 講者是 Louise Fresco,她是荷蘭亞姆斯特丹大學的教授,專門研究全球性可持續發展。這個教授位置是為她的專才而特別設立。她亦是各國大學的名譽教授,主攻農林業研究。 演講開始時,她問聽眾喜歡那種麵包:超市包裝好的白麵包,還是小區商店人手製造的全麥麵包?大家都一致選擇人手製麵包,但那些問題多多的大量生產的麵包卻是改進人類文明的主要因素。 她解釋人類因歷史問題潛意識認定人手製造的麵包有真實感,誠實感和傳統性;又有過去純樸的生活的神話印象,因而有謬誤說回到過去生活更美好。但真相是以前在耕地捱苦作業的都是窮苦大眾。工業式生產的麵包反映工業革命帶來的機遇,農業受惠於能源、機械、肥料。大量的人力由農業釋放出來,以前耕種維生的人有更好的工作而改善生活;社會上有人力從事文明的發展。 她說現時有主張說應回復鄉間式人力和自然的小規模耕種。但這並不是應對食物供應問題的方法,而是一些只為有能力負擔的消費者提供的奢侈品。如果要鄉間人民回復以前的耕種模式,就即是要將他們的生活水平貶回以前的貧窮狀態。而且因產量下降食物價格上升,城市的窮人階層就會捱餓。 正確的做法是應協助農民改良生產技術。以現代機械技術,科學在生物學,化學,生態學的研究使他們改善生產,而以務農為理想職業。工業式的農業生產帶來的缺點已是人盡皆知。現時應要做的,是增加食物的產量又要減低對環境的影響。她建議的路線,是由全球性規模的作業轉移到區域性規模的方式,針對區域的長處,輔助以生物科技改良品種以控制生產,蟲害,用水。較小規模的生產在環境污染上亦較容易控制。 糧食供應是人類大問題,一定要重視。她引用甘地在1931年的一名句,”To those who have to go without two meals a day, God can only appear as bread.” 她講話斯文淡定,語句清晰,又是英語會話好教材。有興趣請到下面看看。 .

有機食物

有機食物近日又成為熱門話題,皆因史丹福大學剛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針對有機食物的營養價值。這份報告在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月刊 2012年9月號發表, 然後 US News 在9月3日跟進作出詳細分析和評論。 有機食物是泛指不用化肥、殺蟲劑和化學添加劑生產的食物。使用這些物質的根本目的是使食物產量增加以應付人類的無盡需求,又使到用作食物的動植物更健康,可防禦害蟲病毒。但如果濫用就有副作用。如果不用可以避開副作用,但不會使之更好。正如人類會服用藥物和補充品去保持健康;濫用有副作用,但不用就後果嚴重。 報告指出有機食物並非更有營養,這個結果並不令人驚訝。有機這個名詞有商機,現已被濫用到危險程度。真正需要有機食物的人會很小心;一般市民就任由商家宰割。有笑話說選擇有機食物要注意:一,要選瘦弱的;二,要選顏色不佳的;三,要選特別貴的。這和以前亞媽的教導完全相反。原來添加劑的作用就可使之更強健、更美麗和更便宜。 對於這份報告,有機食品界並不辯護。他們只說營養並不是有機食物的賣點,健康才最緊要,因為有機食品較少添加劑。但有兩點他們沒有說出來:第一是大部份食物使用的添加劑是符合安全標準;第二是有機食品不會使人更健康,只是較少機會不健康。 本來選擇有機食物是個人喜好,而且是現時的時尚活動,注意健康又可以拯救地球,無可厚非。不過有幾點應該要注意。 現時有機食物的市場監管仍有困難,有機名稱被濫用。除非有相熟的有機農場,真正清楚知道怎樣耕種,否則有機與否,全沒保障。更有甚者,有指控說有機食物是騙錢市場策略,有很多不確的資訊,可能有誤導成份;例如說有機食物更有營養,對身體更有益,味道更好等等。這些說法有些是謊言,有些是誇大,亦有些是心理作用。選擇有機食物,頭腦要很清醒。 如果很清楚有機食物的真正性質,作出選擇時就是基於恐懼的心理,恐懼不是有機的食物會對身體有害。這個恐懼不無道理,因為我們經常都看到新聞說食物不乾淨,化學品超標,有致癌物等。這些印象使大眾對食物有恐懼;又經媒體誇大,大家都很有介心。食物被驗出有少許化學物質都是大新聞。結果是政府有如驚弓之鳥,任何化驗結果都要公佈。所以我們時常讀到可笑的公告,說有食物發現微量化學物質,如果每日食數斤連續食多年就對身體有害。這種心理導致反面選擇,不是選最好的而是防範不好的。選擇的樂趣就此大大降低了。 還有一點令人注目的是有機食物的價錢,通常會比其他相同食物高數倍。先不說有些商人故意提高價錢以騙人。有機食物的培植因為不使用化學協作物料,其生產效率很低,成本比例很高,就算公平訂價都是較高。市場應該很公平,產量少而供應低於需求價格就會上升。有機生產要持續運作有盈利是必須。不過在地球有限的耕地情況下還要以低效率生產食物就對整體糧食供應沒有幫助。有機食物價格高昂,低下階層就負擔不起。這又引起階級問題和貧富問題。感覺像是有能力的人可以吃到不會令人不健康的食物,但窮人就不可以。這是有機食物熱潮的不良副作用。 但願吃不到有機食物的人都身體健康。 ********** 史丹福大學綜合過去40年研究:有機食物非更有營養 「富人食物」捧場客多 被指無助紓糧荒 【明報專訊】價錢較貴的有機蔬果,維他命C會否比普通蔬果多?美國史丹福大學的科學家,綜合過去40年237項有機食物與普通食物的比較作分析,指出有機食物「不一定」較有營養,對成人的健康效益並不顯著。有機食物的生產過程,不可採用合成農藥、荷爾蒙及添加劑。研究員指出,標籤為有機食物的蔬果,營養水平「平均」不比普通食物高,其大腸桿菌含量也不比普通食物少。雖然38%普通食物檢測到殘留農藥,但幾乎全部數據仍符合安全標準;有機食物則只有7%有農藥。史丹福大學衛生政策中心的研究員巴拉瓦塔 (Dena Bravata)稱:若想透過有機食物汲取更多營養,兩者沒明顯差異。其他變數如水果成熟程度,對養分也有很大影響。一個用了農藥的熟桃,維他命很可能比未熟的有機桃多。有機奶、有機麥片及有機豬肉在生產過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亦較高。 《紐約時報》稱,有關研究勢將再掀有機食物是「健康明智選擇」還是「市場策略騙錢」的爭論。北美有機貿易協會(OTA)負責人布斯韋 (Christine Bushway)稱,污染物較少已是有機食品顧客的「強大誘因」。巴拉瓦塔亦同意,有機食物的顧客主要關注農藥對兒童的損害,希望減少化學品對環境的影響,並憂慮濫用抗生素會令細菌變惡,助長人類病原體的抗藥性,威脅公眾健康。美國環境工作組(EWG)亦稱,營養多寡「從來不是」有機食物顧客的關注重點,健康反而更重要。今次研究採用了統計分析方法,即綜合以往數據,沒進行新的實驗。研究員強調沒收外來資助,確保中立。

大象之死 2

我在2008年寫了一點摘要講述大象之死,是因為國家地理雜誌有一篇文章,報導大象的命運。大象有價,因為象肉可供食用,象牙又值錢。二十世紀初,大象被捕獵至瀕危,聯合國於是有公約禁售象牙和保護大象,情況稍有改善。但因保護區棲息地有限,象群數目又激增,引致生態崩潰,居民都受害,一部份大象要被撲殺,象牙又可有限度流通。不過起碼有一些大象都尚有保護。 2012年10月號的國家地理雜誌又講述大象的近況,題目叫做 Ivory Worship 膜拜象牙。起因是大象偷獵情況惡化。在喀麥隆,竟然有人組織偷獵隊,佩備大火力武器,由蘇丹和乍得直闖國家公園,一次過殺死數百隻大象,有很多是整個族群被獵殺。記者於是走訪全世界,臥底採訪象牙的需求,試試找出大象被殺的原凶。 象牙的用途,主要是藝術雕刻和擺設。這些出品雖然受歡迎,但並不是必需品。記者發現,象牙需求急速上升,是因為用象牙做的神像有極大市 場。宗教迷信對人的影響真是非常大。記者發現,非洲大象的象牙,主要是出口到亞洲,而最大入口國是泰國、中國和菲律賓。象牙製品中最大量的是各種神像,包括佛像和各種民間宗教的聖像;但增長得最快的是天主教的耶穌像。記者追查到最嚴重的象牙神像市場原來是在菲律賓。 在菲律賓宿霧有一個聖像,叫 Santa Nino de Cebu 宿霧聖嬰。相傳是數百年前西班牙人侵略菲律賓傳入天主教時帶來的,假說神像有神力以使人入教。現時菲律賓每年有一儀式,為聖嬰換衣服。神像被抬出來換衣服並清洗,用過的水就說是聖水分發給信眾。宿霧聖嬰的複製品就人人都要配帶,通常以塑膠或木製造。但有人吹噓說聖像的神力和它的價值成正比,而象牙製品就威力最大。因為迷信,象牙神像的市場大大擴展,為了得到象牙,引致非洲的大象再被屠殺。        報導發表之後,在世界各地引起迴響。有讀者留言,批評報導有偏見。有人說報導是針對天主教,因為內文用了不少篇幅描述宿霧聖嬰,而對其他地方的情況的報導就只有數段;而且最大象牙入口國其實是中國,不是菲律賓。記者以宿霧聖嬰為主題有幾個原因;第一是菲律賓入口象牙的增長速度特別快;第二是記者親身訪問了宿霧的天主教領袖,他親自講述宿霧聖嬰的神力;第三是記者參觀了當地天主教會的象牙神像收藏,第一身見證價值不菲的大量高品質象牙製成品。這些讀者對天主教鼓吹膜拜象牙的心態有點問題;以他們的想法,菲律賓有象牙神像不是問題,因為中國用得更多。這等於自己逃跑了五十步,卻指責逃跑了一百步的人開小差。尚有另一數據:菲律賓每年入口象牙2萬5千磅,中國入口9萬磅,比菲律賓多 3.6倍。但菲律賓人口9千5百萬,而中國有13億人,大了14倍。由此可見菲律賓使用象牙的普遍程度。 各地報章的矛頭直指梵諦岡。美國的天主教新聞報 CathNewsUSA 昨天(19/9) 乾脆報導說梵諦岡沒有採取行動去對抗非法象牙貿易;雖然她說要對付跨國犯罪,但連 CITES 瀕臨絕種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都沒有簽。現時問題的嚴重性和信仰有關,因宗教目的而產生的象牙買賣沒有那麼被嚴密監控。梵諦岡起碼應作出澄清,不要鼓勵使用象牙製作神像,就已可救回不少大象。

Blue Moon

老一輩的人都聽過貓王名曲 Blue Moon,這首名曲亦有不少歌星灌錄。最有感情的仍是貓王版本,請你點點再聽聽。Blue Moon 是什麼?西方諺語有說 Once in a blue moon。意指非常罕見的事。但 blue moon 並不是極之罕見;西方傳統,如果一個月內有兩個滿月,第二個就稱為 Blue Moon。其實月亮每 29.53日繞地球一次,地球一年 365.25日,應該有 12.37次滿月。所以每隔數年就會有一年之內有13次滿月,有一個不幸的月份在月頭和月尾各有一次。 2012年8月就是這一個月份。8月1日和31日都是滿月。2012年8月31日就見到 Blue Moon。這一次 Blue Moon 有特別意義,因為它就發生在 Neil Armstrong 的葬禮那一天。因為這個原因,全球發起 Blue Moon 照片搜集,一齊紀念 Neil Armstrong 的成就。Neil Armstrong 是登月第一人,但這並不是他的成就。登月旅程是集體行動,它顯示出人類的能力;人類並不是被神困在地球,只會享用地球上被創造出來供人類為生的資源。人類有能力到達另一世界,而月球真正面目就證實了其他天體的物理事實。Neil Armstrong 的成就是他踏足月球說了 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有說這並不是既定的台詞。他選擇不恭賀太空總署、亦不恭賀美國,真正有感而發,恭賀全人類跳出了巨大的一步。但當時的登月行動原來是意氣之作,沒有週詳計劃;沒有準備如何使用月球,建立基地作科研、太空觀察、太空旅程基地、資源開發和作為地球殖民地。月球之旅之後全面停頓,可能要再等二十年才會再度探索。對 Neil Armstrong 來說,原來真是 Blue Moon。 Blue Moon […]

Centre of All Things

I came across this video “The Centre of all Things” made by Seth Andrews as an homage to Carl Sagan’s “Pale Blue Dot”.  This video explores humankind’s place in the cosmos. It is natural that all living things perceive the environment around them from the first person perspective.  Humankind did so in the same way […]

職位創造者

試想想這一個邏輯:李嘉誠是香港最大的僱主,他的公司業務涵蓋香港市民生活每一個細節,聘用了大量的員工,使很多市民可以有工作維生。如果他的業務再發展,大量的職位就會被創造。所以政府應該鼓勵他投資香港,方法是減低他的入息稅和公司利得稅,以利香港的經濟。 你可能認為這一個想法不合理,但這卻是美國現時的稅務政策。民主黨想改變,但受到共和黨激烈反對,而美國竟然有不少人支持這個政策。Nick Hanauer是美國巨富,他在TED有一個演講,解釋這一個經濟學邏輯的謬誤。但意想不到的是TED竟然將錄影抽起不公開,原因是它的政治意味太重,有為選舉拉票之嫌。經網民激烈抗議,又自行上載這段錄影之後,TED終於屈服,正式將其發表。請你點點下面看一看。 共和黨政策有一個口號:如果對富人加稅,職位數目就會下降。Nick Hanauer指出就只是這一個簡單的錯誤觀念,使美國貧富懸殊加劇。他說富人不是職位創造者,他們不會增加職位來發展業務。反之,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員工是成本開支。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一間公司才會增加員工,而這個情況就是對公司的服務需求增加至現時員工水平不能應付的時候。對富人減了稅,他們的收入就多了,對擴展業務的動力反而降低了。其實職位數目的變化是消費者和業務之間的反饋和互動,消費者來消費,業務就會對需求作出反應,增加員工數目來應付。反之,公司擴展業務聘請員工,但消費需求不足,結果都要解僱他們。 富人並不是職位創造者,職位創造只是他們的滯後反應。他們將創造職位歸功於自己,只是想保障地位和特權。富人的財富增加後並不會使他們的消費活動相對地增加。真正的職位創造者是消費的中產階層。要刺激經濟,應該對富人加稅,再相對地將資源回饋至中產階層,減稅加薪使消費活動活躍起來。對各種服務需求上升,職位就會增加,再有連鎖反應使需求再上升。富人在此並不是輸家,業務發展亦會使富人得益,是雙贏局面。

十誡

曾在BBC頻道看過一個特輯,以歷史角度研究出埃及記,再以考古資料加以考證。結論是出埃及記雖然是舊約聖經,但其實來源是口傳史實,發生在約公元前一千五百年,而在約公元前五百年開始由在巴比倫的猶太囚犯以文字記下。因為年代久遠,事件細節被神化虛構,但重大事件仍可被考究以其他歷史資料證實。 公元前約二千多年,中東最強盛的國家是古埃及,各地的人都慕名前來。猶太人都一樣,他們很早就移居埃及,是經濟移民。出埃及記1:1-1:7說明猶太人在埃及有多個世代,而且生活得很好,相信對埃及的經濟很有幫助。但為何忽然要大舉出走呢?雖然出埃及記說是摩西迫法老王讓猶太人離開,但歷史學家認為不合理,其中應有重大事件發生。出埃及記提及很多災害,應是氣侯大變化又引致尼羅河改道;而當時的埃及首都亦被放棄,其廢墟近年才被發現。和現代社會一樣,移民的地位較低,在逆境爭奪有限資源時,移民會處於劣勢。當時的情形可能是在埃及的人已經無以為生,而猶太移民就決定集體北移。但巴勒斯坦已沒有猶太國,他們要攻打當地的城市。 十誡的出現是因為猶太人隊伍有紀律問題。出埃及記講述他們在西奈沙漠的苦難,一大群人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求生,他們之間的衝突一定很嚴重。除開各種神跡迷信之說如收藏十誡的約櫃的神力,十誡只是當時一套律法,規範猶太人隊伍成員的行為。當出埃及記被捧為聖經,猶太教就索性將之納入宗教教條,這套經文再被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發揚光大,十誡就被捧為普世價值。但十誡是什麼?現在它在各教派之間有多個版本。最常見的一個是:一欽崇一天主在萬有之上,二毋呼天主聖名以發假誓,三守瞻禮主日,四孝敬父母,五毋殺人,六毋行邪淫,七毋偷盜,八毋妄證,九毋願他人妻,十毋貪他人財物。這些適用於猶太人難民隊伍的守則被當作普世價值有點問題:首先第一至第三誡和其宗教有關,世上大部份人不屬這個宗教都不適用。其他的誡條定義不明確,在很多情況下不能遵守,尤其是有關群體而非個人利益時。結果是各人以及教會都有種種冠冕堂皇的理由不遵守,有理地殺人又搶奪各種資源。 但教會內其實不乏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士。千多年前有些教士已經意識到十誡流於表面和教條化,針對的是表徵行為而非企圖。他們努力尋求犯罪的根源,研究人類的心理和慾望,又參考了其他古文化對罪惡的描述。到了十四世紀,教會確立了七宗罪理論,為罪惡根源。這些說法不是源自聖經,只是由教會自行設定而執行。七宗罪是:色慾 Lust、貪食 Gluttony、貪婪 Greed、懶惰 Sloth、憤怒 Wrath、妒忌 Envy、傲慢 Pride。進入了宗教殿堂,七宗罪變成了教條,又添了神秘色彩。多少人因此而受到迫害;很多奇情故事、小說、電影、音樂都以它為題材。七宗罪較概念化,比十誡更加界限不清,要以之加罪某人容易不過。 心理學家看七宗罪,認為是生物基本求生慾望。人類進化而來,這些基本慾望我們發揮得最有效率,以致適者生存。物種要生存延續,第一是要維生,盡量搜集食物資源和保存能力,所以必須貪食、貪婪和懶惰;第二是要安全和保護自己的生命,所以會憤怒、妒忌和傲慢;更重要的是要將基因傳遞至下一代,所以色慾是基本本能,傳得越多越好。但當個體聚集成群體,這些行為會和群體內其他成員的利益有衝突。道德律法由此產生,硬性規範人類的行為,壓制人類的天性,以維持群體內的秩序。但群體之間仍有同樣的衝突;越是利益疏離的群體越不受規範。很多社群、集團、國家之間常有戰事發生,其時一切人類文明道德都會即時拋諸腦後。 姑勿論教會推動七宗罪教條是何居心,起碼都是經過慎密思考。但經過了幾百年,七宗罪熱潮已過,現時的教徒都只是讀讀經書記載的十誡就算了。但近年奇兵突起,教廷竟然搞新七宗罪教條。新七宗罪是暴發驕奢、污染環境、基因改造、社會不公、吸毒、戀童、墮胎。這些新罪行和原有的七宗罪水平相差實在太遠。它們只是拉雜成軍,未經深思熟慮,只是將現代有爭議的議題炒作一碟,表示教廷的立場;似是廣告而不是教義。教廷在這幾方面的保守立場在過去幾年已不斷受各界批評。新七宗罪經梵諦岡宣佈後,只經新聞報導當為笑談,接著就已經不成話題。

不死之謎和人類文明

剛在美國科學人雜誌看到一篇文章,推論不死之謎和人類文明進步的關係,可當是趣文一讀,又可思考一下作者的邏輯。 死亡在人類的意識上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我們知道古往今來都不斷有人死亡,他人的死亡是很真實的事情,後事怎樣辦後人很清楚。但我們卻無法真正知道自己死亡後的現實是什麼。死亡的定義是一個人從有意識的生命進入無意識的狀態。我們是不能真實地意識到自己無意識時的狀態是怎樣。在此來說,自身的死亡是不真實的。這兩種概念形成一個異論,使人對死亡有恐懼感,每個人心底裡都可能有一個慾念,希望可以解開不死之謎。 要永生不死,人類有多種想法。作者將之歸納為四大類。第一類最直接的做法就是保持活著。自古以來不少人都在尋求不老的方法,其結果是無人可成功。以現時的醫學水平,似乎尚無人可活過120年。就算醫學再突飛猛進,我們只可預計人類壽命可再延長數十年。長生不老在物理上,或在熱力學原則上,最終是不可能。 第二類是復活。不是宗教迷信的復活而是科學上重做一個一模一樣保有原來記憶和思維的生物體以延續自己。這一種複製的想法有著矛盾;準確的複製品會和原品有同一樣缺點,亦會衰敗。更重要的是複製品無論如何準確其實都只是複製品而非自己。如果複製品和自己同時存在,就更突顯這個矛盾。 第三類是靈魂。幾千年來宗教都利用這個思想與身體分離的二元說法去描述死亡後生命的延續。這個無法證實的解釋信眾沒法質疑。但現代醫學、神經生物科學和心理學的研究已證實人的記憶、意志、思維、信念都要依靠腦部組織的健康。沒有身體的支持就沒有思想靈魂。物理上的死亡就是一切的終結。 第四類是傳承。人的身體隨著時間衰敗,保留下來亦沒有價值。要世世代代保留的反而是一個人做過的事,更應該是為人讚頌的功績。很多人在我們這一年代之前已死去,但仍為人所知,全因為他們有些東西或事跡遺留下來。在七十年代有一套心理學理論:恐懼管理論;它推論人類對死亡的恐懼形成潛意識的壓力,推動了人類各種行為,導致人類文明的發展。在群體層面,恐懼死亡的威脅而要保存生命的動力,驅使社群壯大,團結而建立社會、律法、宗教、文明、思考系統去理解生命。在個人層面,傳承的慾望亦驅使人類將精力投放在事業,文化藝術和建築等各種創作。 傳承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傳宗接代,這其實是一切生物的本能,亦是進化論的基本原素。很多生物美化自己目的就是要吸引異性。人類在此的行為更是多采多姿,潛意識的目的就是要將自己延續下去。不少行為和文化藝術,如果不是說人生哲理,民族尊嚴,總是走不出羅曼蒂克的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