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ing notes record thoughts from things I read. 這網誌是我的一些閱讀後的思考和摘要記錄。My website 我的網頁: http://raympoon.playgroundhk.com

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4

烏克蘭事件

烏克蘭事件的誰是誰非,東西方各說各話。問題的近期起源是烏克蘭內部的民主紛爭,親歐和親俄派別在爭權。本來大家期望可以用民主方法解決,但局勢惡化至暴力奪權,引致東西方大國介入。他們的企圖並不是為烏克蘭人民著想,而只是為本身利益,希望主導烏克蘭未來的政治取向。 初步交鋒,俄羅斯先失去親俄政權,但取得克里米亞半島。西方指俄羅斯分裂烏克蘭又吞併其國土,但俄羅斯指是當地人民自決,是民意所向。結果是西方無能為力,任由俄羅斯主宰局勢。我起初以為克里米亞半島會宣佈自治或獨立。但俄羅斯眼見西方反應軟弱,就直接將之納入國土,省卻了要聯合國承認的步驟。 烏克蘭陷入混亂時,東西方國家已為此對峙。但美國和歐盟並不理解俄羅斯的決心。俄羅斯對烏克蘭,特別是克里米亞半島,是有很深的情意結。這使俄羅斯比以前對付格魯吉亞和波羅的海小國時的手段更強硬。對付烏克蘭,俄羅斯不惜一戰,是有其歷史淵源。 奧圖曼帝國以伊斯蘭教立國,在十四世紀興起,迅速席捲中東、北非、黑海、巴爾幹半島,並在十五世紀攻陷君士旦丁堡,消滅拜占庭,之後統治烏克蘭南部幾百年。直至十八世紀,俄羅斯帝國的嘉芙蓮大帝在一連串的 Russo-Turkish Wars 中擊敗奧圖曼,國土伸張至黑海南岸。烏克蘭和克里米亞半島屬俄羅斯有二百多年。這片海岸對俄羅斯十分重要,嘉芙蓮大帝下令興建軍港,烏克蘭的 Odessa 和克里米亞的 Sevastopol 都是在那時從無到有。俄羅斯繼之建立歷史悠久的龐大黑海艦隊。大量的俄羅斯海軍將領和軍人更舉家移居;二百多年來,這個區域全是俄羅斯人。我在兩年前曾到訪這兩個城市,發覺大部份居民都是俄羅斯人,語言以俄文為主,路牌和商店招牌都寫俄文。沿岸和市中心有不少紀念碑,都是悼念俄羅斯將領和軍人。大家都稱這一個區域是烏克蘭裡的俄羅斯。 為何克里米亞卻屬於烏克蘭呢?普京明言是被克魯曉夫出賣。雖然在第一次大戰後,烏克蘭已全屬於蘇聯,但其民族主義很強,時有動亂。其時克里米亞半島是獨立個體,直屬俄羅斯。在1954年,克魯曉夫和烏克蘭簽定條約,將克里米亞半島撥歸烏克蘭。這個行政決定其時影響不大,因為烏克蘭是附庸國,是蘇聯的一部 份。但當蘇聯於1989年瓦解後,烏克蘭宣佈獨立,問題就來了。當時的臨時解決辦法是烏克蘭同意將 Sevastopol 的軍港設施長期讓俄羅斯的黑海艦隊使用。這個安排當兩國關係良好時還可以。但每當烏克蘭對西方表現善意,俄羅斯就會大為緊張,使用各種方法干預。今次烏克蘭政變,俄羅斯就乾脆取回克里米亞半島。 以俄羅斯的立場,她是有歷史責任去維護當地大多數的俄羅斯人的安全和利益,而她已經做到了,應該還會堅持下去。但克里米亞半島孤立於俄羅斯之外,資源和食水要依靠烏克蘭。長遠的目標有可能是要佔據烏克蘭東部,以支援克里米亞。而且烏克蘭東部省份亦有大量俄羅斯人聚居,要鼓動他們要求獨立很容易。如果有動亂,而烏克蘭要鎮壓,俄羅斯就有藉口干預。西方國家的憂慮並非無因。且看局勢發展如何。

回收的真相

回收乃世界熱潮,環保界視之為頭號宣傳目標。政府亦要跟隨,但其回收政策十分不足。下面的報導正正顯露了政策的漏洞。政府的做法主要是撥地和現金資助,以為市場可以自行發展出回收行業可持續的生態。其一個主流概念,是視垃圾為廢物,處理的方法是堆填或焚化;而回收只是邊緣利益,只適用於很少部份的垃圾。 香港急劇發展,幾十年間已成為世界大城市,七百多萬人聚居在很小的空間。香港需要輸入大量的物資,而產生的垃圾數量是天文數字。比例較少的可回收部份已是很大的數量。以前所有垃圾都混雜一起送去堆填區,只有很少會被回收處理。隨著回收熱潮興起,可回收垃圾的數量大量增加。以前小規模的回收營運方式已追不上。 垃圾是沒有人想要的,有價的是其中的有用物料。一個完整的垃圾回收政策,是要考慮整個過程,由垃圾源頭、分類、回收物流、清理、轉化、以至有用物料的市場策略。政府的政策只做了第一步。從仁愛堂的例子可以看到,回收業借助政府而有了地又回收了垃圾,但卻無力處理以致最後可能要棄置於堆填區。這說明在整個過程中仍需要有政策協助。死結在,第一,分類和清洗需用大量人力,需要統籌有效率的團隊和適當的機械協助;第二,轉化為有用物料有多種方法,需要科技界協助又要使之工業化;第三,海外市場調查和推動,以使回收的有用物料有出路。政府在所有方面都應提供協助。 仁愛堂的例子並不單一。世界各地都不想輸入垃圾。經妥善處理後的可以即用的物料才有市場。除了塑膠廢料外,廢紙亦有此現像。未經分類的廢紙又混有雜質會被視為垃圾,很多國家都不接收。另一個令人擔憂的是玻璃瓶回收,因為現時宣傳的使用方式非常有限,結果可能是大量玻璃瓶無法處理。比較理想的是金屬回收。可 能金屬有價,而處理亦較容易。 最後一點,是環保界和回收界怪罪政府宣傳不足,認為應該教育市民將垃圾分類再分類。即是希望市民做多一點工夫,使回收業的分類工作更容易。塑膠要分膠樽膠袋再清洗乾淨,紙張要分紙盒報紙光面紙。以後屋苑的回收不是用三色桶,而是七色或十色桶。我想如果有適當教育,再過一代可能會有一部份市民照做。希望其時垃圾回收隊伍亦可以將十種垃圾分開處理。 ********** 耗千萬公帑 招標冇人吼 仁愛堂搞回收 2,000噸廢膠未解決 【本報訊】政府隱瞞本地回收業欠缺支援下的垃圾圍城危機,獲2,500萬元公帑資助的仁愛堂塑膠資源再生中心廢膠爆滿,廠房積存逾2,000噸廢膠,中心 設備無力解決,以招標形式處理。回收業界透露該批廢膠無利可圖,相信無人接手,耗數以千萬元公帑營運的回收企業,收回的廢膠恐最終傾倒堆 填區。 本報昨實地觀察仁愛堂在屯門環保園約5,000平方米廠房,目睹積存的打紮塑膠連綿不斷,堆叠了三至四層,連附近一塊足球場大的空地放滿廢膠。廢膠種類達十多種,逾半屬未經分揀的廢膠,亦有一批屬工程膠的水馬,但該類塑膠破碎技術較複雜,回收業界指仁愛堂設於環保園的廠房,每日可處理的廢塑膠量僅20噸, 現有設備根本無法應付。仁愛堂指自中國大陸去年推出「綠籬行動」,限制外地廢膠入口,本港市面廢塑膠回收活動幾近癱瘓,因此中心 收集大量來自社區回收網絡的塑膠,囤積的廢塑膠已超出可處理量。環保署承認本地回收市場收縮,很多商業回收商停止收集廢塑膠,其間靠仁愛堂收廢膠,現時已近飽和,故批准中心出售塑膠存貨,騰出空間繼續運作。中心近期先後兩次招標,其中一次將逾1,700噸的各式塑膠以打包形式招標,希望有回收商承接。但多間接獲標書的回收商向本報表示不會入標,有回收商指該批廢膠有逾千噸屬未分類雜膠,接手後處理每噸要虧蝕500元。另一次招標 約600噸廢膠樽為主,仁愛堂指招標項目屬商業活動,拒絕透露細節及詳細內容。 【漠視問題】 有環保團體及廢料回收商批評,今次仁愛堂廢膠爆滿事件,暴露政府的回收政策欠監管,以及公眾教育不足,令市民並無做好廢物源頭分類的前期工作。有環保團體指,若政府不正視相關問題,「仁愛堂事件」只會不斷重演。有環保回收經驗的綠領行動總幹事何漢威表示,根據外國推行家居回收政策的經驗, 當地居民會自動將廢物分類及清洗乾淨才交給回收商。但他批評,港府多年來並無教育市民正確使用三色回收桶,「唔少市民當三色桶係垃圾桶,令回收成效大打折扣」。他批評政府在回收過程中並無做好監管責任,「若回收商冇依足要求去做,令廢料變成垃圾,如果政府再唔正視問題,『仁愛堂事件』只會不斷重演」。 何漢威預料,一旦實施家居廢物徵費,三色桶的垃圾回收量將會激增,令相關問題惡化。他促請當局除加強正確廢物分類教育,及加強監管回收程序,「例如喺三色桶附近加設閉路電視,監督回收商同市民有冇違規」。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表示,絕大部份的塑膠、廢紙及鋁鐵均可回收循環再用,「大前提係要做好廢物源頭分類,以膠樽為例,如果源頭做好分類,大部份膠樽只需要用清水洗淨就可以回收做塑膠原料」。 **********

有機食物不可治食物敏感

有物食物出發點很好,提醒大家要注意濫用農藥的害處。但近年已漸變質。一是變成宗教式的迷信,以為有機食物無所不能。二是變成上流社會的玩意,價錢比別的食物貴幾倍,窮苦人家可以免問。三是商家掌握了心理,有機變成廣告口號,質素成疑但貴價照舊。 有機食物的好處限於沒有農藥。其他的性質和普通食物一樣。但常聽到的宣傳卻是好處無限。下面的報導就是有機食物假借一些個案誤導大眾。有機資源中心可能是一番好意,宣傳一下有機食物可治食物敏感,但醫學根據全無。幸好有專家現身作證,打破謬誤。其實只需要有普通常識,都會知道食物敏感存在已久,早於農藥被使用前已有不少病症。 ********** 踢爆有機食物謬誤 冇證據治食物敏感 今年五歲的顏子康,自出生以來受濕疹困擾,久醫不癒。顏太曾向中西醫求診,甚至嘗試各種偏方,例如以金銀花煲水洗澡,但仍無效。後來得知兒子患有食物敏感症,顏太聽從兒科醫生的吩咐,戒吃雞蛋﹑小麥及牛奶這些致敏食物,並進食有機食物,兩至三星期後,子康的皮膚便已好轉。 上月尾,香港有機資源中心舉行了一個記者會,還邀請顏太出席,分享有機食物如何舒緩孩子食物敏感。該中心發表的調查指,在孩子患食物敏感的受訪家庭中,近46%的家長認為吃有機食物可改善情況。然而,食物敏感的真正成因,是某些蛋白質刺激身體免疫系統,釋放敏感信號物質,例如組織胺會導致皮膚出紅疹,又癢又腫。而許多有機食品,例如有機雞蛋,其實一樣有致敏蛋白質,即同樣會令人敏感。 那麼上述調查是否有誤導成份?香港有機資料中心的總監黃煥忠對此否認,並有以下解釋:「其實背後的原因是吃有機食物,可以減少致敏原,因為沒有農藥及化肥。」他又補充說,調查只是家長自己的看法,並非科學實證。 不過,記者訪問了香港過敏協會主席何學工醫生,他顯然不同意黃煥忠這種說法。何氏指出,食物所含的農藥對人體造成不良反應,只能算是中毒,而非食物敏感。他又指,有研究比較過進食有機菜與一般蔬菜的老鼠,結果在免疫學分析上,兩者的健康並無顯著分別;換言之,現時仍未有醫學證據,證明有機食物可改善人類的敏感機理,而作為醫生的他,亦表示不會推薦有機食物治療食物敏感。 **********

一個世紀反式脂肪的生與死

美國科學人雜誌三月號報導,食物及藥物管理局於去年十一月宣佈氫化植物油不能被視為安全產品。這個決定會使美國企業不再生產氫化植物油,從而停止反式脂肪 的供應。 反式脂肪 Trans-fat 是脂肪酸的一種,但在自然界中並不存在。脂肪酸有飽和與不飽和兩種,牛油豬油含飽和脂肪酸較多,而植物油含較多不飽和脂肪酸。在1901年,德國化學家 Wilheim Normann 發明了氫化方法,將植物油中部份不飽和脂肪酸轉為飽和脂肪,使之有牛油的特性,可以用作人造牛油。但氫化過程會產生反式脂肪酸,存在於產品內。 反式脂肪隨著氫化植物油在二十世紀誕生。在很短的時間之內,食物工業界就已經明白氫化植物油的經濟效益,可將廉價的植物油加工變成人造牛油, 以代替供應較少又較昂貴的牛油。牛油在食品製造過程中責任重大,現在有了廉價代替品,大量的食品如糕點、餅乾、麵包,都轉用人造牛油。在 1912 年,Wilheim Normann 因氫化植物油而獲得諾貝爾獎。 因人造牛油的普及,反式脂肪就廣泛存在於各種食品之內。初期大家對反式脂肪在健康方面的影響都沒有認識。食品界的反應是食物製造用少了牛油, 價廉又物美,要大力推廣。而醫學界亦覺得進食了較少的動物脂肪對心血管健康應有幫助。但在七八十年代,問題開始浮現。隨著人造牛油的廣泛使 用,心血管疾病的數字卻急速上升。在八十年代,科學家對人造牛油的進食做追蹤研究,竟然發現經常進食人造牛油的人士其心血管發病率比其他人要 高出百分之五 十。 同期醫學界亦對反式脂肪的新陳代謝機制作出研究。他們發現反式脂肪和飽和脂肪都會增加人體內的低密度膽固醇。但反式脂肪還會減低高密度膽固 醇,對人體的害處更大。 基於各項研究的結果,在2003年,食物及藥物管理局規定食品標籤需要註明反式脂肪的含量。這一個規定亦引起社會上的警惕。有民間團體發起禁 用反式脂肪運動,而很多食品工業亦自動減少使用人造牛油。市面上含反式脂肪的食品減少了百分之七十五。但根據統計推算,餘下的百分之二十五仍 可引致每年七千宗心血管死亡個案。 2013年的新規定,會使生產商停止製造氫化植物油。理論上反式脂肪就可在食品之中絕跡。從二十世紀初期開始,反式脂肪進入食品工業有一個世 紀。 期間受害的人數不斷上升。幸得科學界和醫學界的努力,經過一個世紀,才可將這個錯誤糾正。 不過大家不要高興得太早。雖然美國已實行禁用氫化植物油,但其他國家還需要一段時間才會跟隨,其間又會有既得利益的食品工業界提出反對。之後 亦難保有人使用黑市的廉價氫化植物油。在香港,反式脂肪含量需要註明在食品標籤上。請大家小心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