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ing notes record thoughts from things I read. 這網誌是我的一些閱讀後的思考和摘要記錄。My website 我的網頁: http://raympoon.playgroundhk.com

回收的失敗

香港鼓吹回收已有一段日子。民間宣傳算是足夠,呼籲大家將垃圾分類。但回收業總是搞不起來。政府亦有姿態略盡綿力,還聘用合約商代為收集分了類的垃圾,以循環再用。但我們近期在新聞看到,有垃圾回收合約商收集了垃圾後,竟然再將之棄置或送到堆填區。大家將垃圾分類的努力完全白費。

但同時,我卻發現屋苑管理處要對垃圾分類箱嚴加保護。下面這個垃圾箱,本來只是三個桶,後來加了保護箱又有門。之後又在每一道門上加了鎖。今天發現整個垃圾箱加了金屬條再加一把堅固的鎖。問一問管理員,原來垃圾有價,有拾荒的人晚上到來將有用的廢紙膠樽取走。結果是垃圾箱都要上鎖使他們無法得益。

recycle

這在邏輯上有點問題。將垃圾分類的目的就是想回收循環再用。但拾荒的人回收卻不受歡迎。反之收取費用的合約商卻只收垃圾不處理。另外,合約商棄置垃圾應該是商業考慮;只收回收費用已有利潤,而回收垃圾成本更高。但拾荒的人卻可以靠回收垃圾維生,證明市場是有需求吸納有用的垃圾。問題出在那裡呢?

政府近期諮詢回收業發展,有商人解釋因國際環保條例收緊,垃圾不能隨便運送別處。香港將廢紙和塑膠廢物出口有阻力。將垃圾處理至可以接受的安全程度所需人力成本很高,要大量處理更不可能。反之,拾荒個體戶可以人手分出少量有用的物料,回收商願意收購,就形成小型互利生存狀態。

回收業有此困局,是基於不周詳或欠缺了的全盤計劃。二十年前環保意識興起,大家都一窩蜂的要攪環保,垃圾分類以供回收再用是每一個家庭都可做。大家由小學生開始已被洗腦,垃圾分類像賣旗一樣是善事。但之後的工作如何進行呢?政府的想法很天真:既然垃圾有價,市場就會想辦法使用它。其後果是整個回收生態平衡不是由需求驅動 need-driven 而是由道德推動 moral-driven。環保以宗教手法宣傳,一定正確,一定要去做。其結果是很成功,但供應卻大大超出需求,因為回收業現時的模式不能有效處理,大家的努力徒勞無功。

香港是七百多萬人的大城市,入口消費物資數量龐大,而產生的垃圾數量同樣龐大。真正要回收所有可再用的垃圾所需的各種資源更驚人。現在我們主要的處理方法是將有用的垃圾分類後運去另一國家,由他人去處理垃圾。本土使用回收物料再造規模甚小。當其他方收緊入口垃圾控制,這個模式即時變得不可行。

政府有責任在很早之前就要評估整個回收生態。她的短視顯現初期輕視市民對垃圾回收的反應,以為問題不大,市場已有機制使用少量回收的垃圾。其實大量垃圾必須處理,大眾自行分類與否都要想辦法去焚化或堆填。但垃圾有價,這其實是商機。垃圾不能出口,本土亦不能使用全部回收的物料。可行的辦法是讓工業界將垃圾半加工成為原材料,就可以出售到其他國家。這需要科研界和工程界的協助,建立高科技設施。政府可在資源、融資、政策上配合和推動。可做的例子甚多,我舉出幾個。

廢紙最客易再做。但困難是在分類處理。將不同質地的紙張分開又去除雜物,要使用大量人力。拾荒的人通常可做一點。廢紙分類如在工廠處理,可以使用科技器械 協助減低人力和提高效率。廢紙可再處理成為再造紙的原材料,就可以有出口市場。初期投入的成本會很大,政府可以用公帑作前期投資。

塑膠是甚受歡迎的回收物料。但未經處理的塑膠廢物被視為垃圾,別的國家可拒入口。塑膠廢物可集中在大型設施處理,以機械協助分類清洗切碎成為原材料,就可直接出售至塑膠製品工廠。

近期一個新議題是回收玻璃樽。消化的方法是將玻璃打碎混合其他物料造地磚。這一種低溫低成本的地磚質地粗糙,只可供室外場地使用。而且工廠規模很小,每日使用的玻璃不多,在全港每日玻璃樽垃圾數量中比例很少。除非收集玻璃樽垃圾成效不大,否則大部份回收的玻璃樽其下場仍是堆填區。但玻璃是可再造物料,壓碎的玻璃已可作原材料出口。如要增值,可將玻璃再提煉除去雜質變為高品質物料。成本會非常高但價值和需求亦會增加。這需要一個有遠見的政府去推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