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ing notes record thoughts from things I read. 這網誌是我的一些閱讀後的思考和摘要記錄。My website 我的網頁: http://raympoon.playgroundhk.com

Stars of HK Philharmonic

今晚 (22 April 2005) 香港管弦樂團在文化中心演奏四首樂曲,為葛利格的《霍爾堡組曲 》Grieg’s Holberg Suite,莫扎特的長笛及豎琴協奏曲 Mozart’s Concerto for Flute and Harp,柏特的《空白石板》Arvo Part’s Tabula Rasa 和德伏扎克的三首斯拉夫舞曲Dvorak’s three Slavonic Dances。

今次節目為美樂自悠行 Simply Classics,但卻不是全部都簡單,起碼柏特的音樂很現代。音樂會的標題是港樂之星,四位獨奏者都是港樂的首席樂手,有史德琳 Megan Sterling 吹長笛,史基道 Christopher Sidenius 彈豎琴,梁建楓和范丁拉小提琴,今晚他們的演出水準都非常高。

先說 Grieg ,他算是20世紀作曲家,他的 Peer Gynt Suite 家喻戶曉。但 Holberg Suite 完全不是那一回事,因為此曲是紀念200年前的挪威國寶劇作家 Holberg 而寫;Grieg 採用200年前的風格,有 Scarlatti,Bach 和 Haydn 的影子。弦樂慢板是作品重點所在,聽來感覺非常舒服。

Mozart 的音樂不用多說,隨手拿來都是佳作,全都令人心矌神怡。長笛及豎琴的獨奏流暢之至。壓軸樂曲是Slavonic Dances,是 Dvorak 早期成名作品。他使用民族音樂元素,加上精彩的配器,把管弦樂的威力發揮得淋漓盡致。我很小的時候已有 Slavonic Dances 的唱片,今晚重溫這音樂,特別覺得親切。

我從未聽過 Arvo Part 的音樂,他是愛沙尼亞人,在 Tallinn 音樂學院畢業。我去年往 Tallinn 旅遊時亦有參觀這學院的建築。現代音樂對我來說是好壞參半,不竟近代的作品很多還未經過時間的洗禮。 但 Tabula Rasa 確實有驚喜;傳統曲式和旋律都可以免問,音效就是一切。它對雙小提琴的技巧要求很高,而樂團和一個改裝為敲擊聲響的鋼琴提供背景氣氛。第一樂章遊戲,樂團奏出一段段斷續的句子,就像電話短訊,或ICQ短促的文字,而雙小提琴在這基礎上奏出飛快和廣闊的琵音。第二樂章靜默,雙小提琴從很高的音域的泛音開始,慢慢地移動到最低音區,再交棒給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每隔很多小節,鋼琴會敲出一個和弦,像遠方的雷聲,間中打破靜默。言語很難表達這些印象,如果你有興趣,可以找找 Naxos 的 CD 8.554591,是 Arvo Part 的 Tabula Rasa 和 Symphony No.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