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ing notes record thoughts from things I read. 這網誌是我的一些閱讀後的思考和摘要記錄。My website 我的網頁: http://raympoon.playgroundhk.com

孔融讓梨

孔融讓梨這個成語人人都很熟識。「三字經」中有 “融四歲,能讓梨”。他是二千年前東漢時期的人,四歲已懂得禮節。一天,父親的朋友帶了一盤梨子,給孔融兄弟們吃。父親叫孔融分梨,孔融挑了個最小的梨子,其餘按照長幼順序分給兄長。他說我年紀小,應該吃小的梨,大梨該給哥哥們。這個成語故事教育小孩要懂得禮讓。

我對這個故事有點疑問。第一,為何孔融讓梨會成為成語故事?第二,孔融為何會讓梨呢?

古代儒家禮教有五倫:君臣、父子、夫妻、兄弟、朋友,各有其序。這是很古老的傳統,在當時是法律。如果不遵守就可以入罪,刑罰很殘酷。歷 史學家評論五倫,認為是維持社會秩序的系統,是管治的基礎。這些基本禮節的概念和儀式都很嚴謹,人民從小就要學習,是一種強迫性的道德灌輸。雖然五倫關係被說成是自然現象,和天地同生,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品質;但事實上因為需要用到洗腦式教導,就使人懷疑這是不是後天硬加於人民的謊言。千多年來的中國都受儒學禮教影響,而專制的統治亦不容人民質疑這套禮法。直至較現代的數世紀,民主自由概念興起才有改變。

首先要變的是君臣關係。在民主社會,統治階層由人民選出來,為人民服務。父子兄弟關係因鄉村式生活有巨變,城市發展和交通便利,幾代共同生活的情況已很少見。家人各自求生,父子兄弟的關係比以前大大減弱。夫婦關係亦和以往不同,婚姻不再是永恆的關係,而女權的改善亦使夫妻關係改變。反而朋友關係仍可維持,有時比其他四倫更緊密。雖然現今社會你虞我詐,但朋友是人們交往最頻密的對象,可以交心的尚有不少。現代社會對五倫沒有法律規限;只有在暴力襲擊和財物欺詐時才有刑事檢控,一般有關禮節的問題只有道德空談。

回到孔融時代,禮教是社會必然現象,可以想像人人都充分了解,深信不疑。讓梨給兄長的行為是由禮教規範,是必然的事。但孔融讓梨一事為何會引起哄動,使人奔走相告,更傳誦一時呢?由此可推論,對兄長事事禮讓在當時已經不是常有的事。家長們都要費盡心思,軟硬兼施教導小童, 而效果仍不理想。忽然有一個孔融,只有四歲,就已經可以自發地讓梨給兄長,怎能不令人印象深刻,更將此事用作教材呢。孔融讓梨事件還有一點使人懷疑,父親為何要孔融分梨呢?古時階級觀念甚重,各人的位置都有規範。客人來到,帶來禮物,當時的禮節應是表示感謝,對禮物很重視。負責將禮物有禮貌地分發這一項工作,應是由長兄負責。但父親指定由孔融去做,顯然胸有成竹,知道孔融不會失禮。如此說來,孔融讓梨是早有預謀,讓父親揚威,讓大家知道教子有方。這亦是孔融讓梨故事不斷發酵壯大的其中一個原因。亦可以想像孔融讓梨的故事是刻意說給不肯讓梨的小孩聽,以儆效尤。

Brothers孔融為何會讓梨呢?根據成語故事,有兩個重點。一是孔融特別聰明,小小年紀已通曉禮教,懂得尊敬兄長;二是家長教導有方,從小就已教導孔 融遵守禮節。這是讓梨的表面現象。人類由其他生物進化而來,生物本能存在於基因之中。所有生物都以傳宗接代為最重要求生之道,會用盡一切 方法使下一代可以生存下來。當後代幼小無助時,父母會提供食物和一個安全的環境。所有年幼的生物都是幸福的,活在父母保護之下。他們其時身處環境裡面的競爭者,就只有兄弟姊妹。就算是植物,同時發芽生長的幼苗都要和隔鄰的兄弟爭奪陽光和養份。動物兄弟的爭奪更表面化,有很多動物巢穴食物不足以養活眾多兄弟姊妹,最強的一些會殺死弱者以求生存。當有食物時,大家會爭先恐後。就算在食物充足的環境,兄弟之間仍會爭寵,務求得到父母最佳照顧,使生存機會提高。在一些活躍的動物群體中,兄弟之間會不停打鬥,以作為遊戲並鍛鍊獵殺技巧,強者就可佔據領袖地位。兄弟之間的爭奪是從小就要有的基本求生本能。

當人類發展了社群生活,認識了合作比爭奪更有利,禮教系統建立了,然後就要教育大眾遵守。但這些違反自然本能的行為不容易生根,需要洗腦教育,再以嚴法強制執行。教導小孩充分配合不是容易的事,一般來說基礎教育都要很多年,而且成年之後仍然違反禮教的事亦經常發生,需要官吏行使權力處罰及糾正。回到孔融個案,為何他只四歲就會主動讓梨呢?小孩接受知識起初不求甚解,只知背誦照做,是非意識要慢慢培養。如要快速有效,父親就要嚴厲執行禮法和改變其行為。另一個有效的方法來自強者,兄長要對付四歲小孩非常容易。孔融乖乖讓梨,可能就是家暴的受害者。這些影響建立了孔融的性格,非常聰明懂事但內在反叛性強。有賓客對大夫陳韙提及讓梨事件,他不以為然地說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孔融立即反駁道想君小時,必當了了。真實性格就自然流露了。孔融之後的命運如何呢?他為官至太中大夫,但他為人恃才傲氣,言論往往與傳統相悖,並多次反對曹操的決定。最後被曹操以招合徒眾,欲圖不軌的罪名殺之,並株連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