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ing notes record thoughts from things I read. 這網誌是我的一些閱讀後的思考和摘要記錄。My website 我的網頁: http://raympoon.playgroundhk.com

Failing for voice and bass

音樂史上有很多樂器和人聲的組合。它們通常可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人聲唱出歌詞,其文字表達了作品的意義,音樂只是襯托。很多流行曲、名曲、歌劇都是這一類。沒有歌詞作品的意思就不清楚。另一類剛好相反,人聲只是樂器一部份,只需有音高和節奏配合音樂,唱什麼字都沒有問題。現代流行音樂有使用人聲而沒有歌詞,又有使用人聲作伴奏和音效,亦有單音的練唱曲。這些作品以音樂為主,人聲語言可以表達意義的作用忽略了。

音樂學生創作歌曲時會遇上一個問題:究意應該以文學名作詩篇來入樂,還是先有旋律再配上歌詞。其實兩種方法都有人使用。很多音樂家受文學名作感動,用它們寫作歌曲;亦有不少人為出色的旋律配上不同的歌詞;中國古代的詞牌就是一些悅耳的曲調,文人不斷為它創作新歌詞。在音樂的角度,先有歌詞旋律較容易配合,因為音樂較抽象又有彈性。如果先有旋律,歌詞會受音高變化限制,需要有音樂知識和文字修養才做得好。

是否有作品可以打破這些格局,保存音樂和語言各自的特色,相輔相成地成為一首完整的作品?Tom Johnson有一首作品 Failing在此作一嘗試。請你聽一聽。

這是一首人聲和低音大提琴的二重奏。其特色是人聲部份是語言,以正常的語言聲調說出來;語言準確地表現整個作品的意思,因為其文字就是在描述整首作品進行時的情況,包括速度,低音大提琴在做什麼,演出者的感覺等的細節。雖然文字部份和音樂有很緊密的關係,但它又保存了自己的性格,不會由人變成樂器。低音大提琴有自己的旋律,和語言沒有關係,但它的音樂語彙,速度、音型、句法卻又正確呼應語言所描寫的情景。Tom Johnson是新音樂簡約派作曲家,他的音樂旋律很新穎但不太前衛,跟隨一套科學化的作曲法。這首樂曲還有一個難度,就是演出者要兼顧語言和樂器,一心二用。雖然自彈自唱的演出很常見,但彈唱之間總有音樂上的關連。這首作品保留兩者獨立的性格,演出者可能會精神分裂。作曲家很了解這個可能性,所以將作品命名為Failing,預期演出者可能會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