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ing notes record thoughts from things I read. 這網誌是我的一些閱讀後的思考和摘要記錄。My website 我的網頁: http://raympoon.playgroundhk.com

The Late Quartet

全世界的老人問題漸趨緊張,各國的議題亦漸漸集中於此。近期有好幾部電影都以老人問題為主題,以不同的方式和角度探討這一個問題。一年前有一電影黃金花大酒店 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講述一群退休英國人到印度渡假,困在一間要倒閉的酒店內。故事相當勵志,老人們找到了人生目標、第二春、事業新發展 。故事帶出一個訊息,退休後仍有多姿多采的生活,只要肯去尋找,仍可活得精彩。

但燦爛的退休生活並不是必然。年老退休仍然精力旺盛只是短時間的事。人始終要老去,結果是照顧自己都有問題。上一個月就看到另一套電影黃 金花四重唱 The Quartet,講述退休的音樂家要入住老人院。很多位都已退化至需要特別照顧的地步。雖然大家都很留戀過往風光的時候,但技藝已漸漸消失。故事環繞著一 個為老人院籌款的音樂會,其壓軸演出是著名歌劇 Rigoletto 的一段四重唱。四位昔日曾演出的巨星都在老人院,但其中主角已信心全失。編劇用了幽默搞笑的手法,描寫他們怎樣克服自己,終於做了一場演出。片中有很多退休音樂家,現身說法粉墨登場。

quartet

昨日再看另一套電影,又有另一種寫法。電影是黃昏四重奏 The Late Quartet。這個名字有相關意思:第一是講述一隊弦樂四重奏,第二是一隊遲暮的四重奏,第三是指貝多芬其中一首後期四重奏。它對老人問題的描寫是由健全轉為痴呆的變化。四重奏的領導大提琴家發現患上老人痴呆症,四重奏面臨解體。其間團員更發生不少爭端。最後老人都是要退下去,但年老的四重奏仍要繼續。

late-quartet

劇本有很多音樂術語,包括小提琴運弓,四重奏演奏家和獨奏家的分別,和一些演譯上的執著。不過不懂其細節亦不重要。編劇很聰明的選了貝多 芬的第十四號升C小調弦樂四重奏Opus 131作為劇本的重心。這首樂曲我有一份錄音在手機上,但它並不是我最喜愛的。我較喜歡第十五號A小調的Opus 132。但Opus 131來頭不少;作曲家舒伯特臨死前最後要求就是要聽這一首作品。

這首弦樂四重奏很特別。它篇幅很長,足足有四十分鐘,包含七個樂章。貝多芬在樂章之間註明 attaca,即是不可停頓,樂思是貫穿所有樂章,一氣呵成。這給演奏家做成一個難題。通常演奏都會在十多分鐘一個樂章完結時稍停,對樂器作調音。但演奏這首樂曲,沒有停頓;到了最後兩個樂章時,樂器可能開始走音,樂曲會變得一團糟。音樂家會面臨一個痛苦的抉擇,究竟是停下來調音打斷貝多芬的樂思,還是堅持奏下去但不能把最後的樂章奏好。劇本將這一個難題投射在四重奏樂團的困境。幾十年的樂團在藝術進展上已是遲暮。它是否要停下來改革,還是要勉強堅持下去。這個情況再投射在年老有病的老人身上。面臨由健全漸轉為痴呆的過程,究竟是否要停下來讓賢,還是要堅持下去,直至不支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