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ing notes record thoughts from things I read. 這網誌是我的一些閱讀後的思考和摘要記錄。My website 我的網頁: http://raympoon.playgroundhk.com

Category Archives: Music

小交音樂會

今晚(3月27日)聽香港小交響樂團音樂會,名為最愛小提琴,因壓軸有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協奏曲。其他曲目還有霍諾威的第四牧歌 Fourth Idyll by Robin Holloway 和柯普蘭的阿帕拉契亞之春組曲 Appalachian Spring Suite by Copland。 先說上半場,兩首樂曲都描述田園風味。Fourth Idyll 是亞洲首演,是新音樂作品。我覺得音樂雖然新穎,旋律與和聲都有現代感,但卻並不前衛,反而有新古典派的感覺;但音樂起伏平淡,這可能是作曲家刻意所為,想營造詩意的效果。這和 Appalachian Spring 一比就相差甚遠。Copland 的音樂戲劇性很強,原作的芭蕾舞劇描寫美國早期拓荒的情景,有優美的原野景色,又有以民謠為主題的舞曲,聽來就像看一幅幅的風景畫和風情畫。將這兩首樂曲作比較有點不公平,因為 Appalachian Spring 自上世紀40年代以來就已經是深受歡迎的世界名曲。 下半場只聽柴氏小提琴協奏曲,由薩萊 Antai Szalai 擔任獨奏。節目表介紹 Szalai 來頭不少;他現年只是27歲,但11歲已開始和樂團合作演出協奏曲。評論說他曾以很快的速度演奏這首協奏曲,但我一聽卻不是那一回事。他演奏第一樂章速度比較慢,樂句很清晰。這一個樂章技術要求甚高,快速的琶音和裝飾音是獨奏者的表演時間。但 Szalai 將這一個樂章稍為放緩,使很短的音符都一一聽得清楚,音樂的透明度大為提高。這個演繹和我以前聽過的不同,尤其是和我去年聽李傳韻的版本有 很大的分別;遺憾是因節奏轉慢了,而這個樂章的激情感覺亦減低了。第二個樂章的處理手法亦是這樣,但這個樂章是抒情的慢板,較慢的節奏使優美的旋律更加感人。第三樂章是全晚最精彩的時間,Szalai 的速度就是指這一個樂章;音樂很緊湊,狂野的俄羅斯舞曲主題是這個樂章的特色。Szalai 在此加快了速度,以冷靜、準確和流暢的演奏將樂曲帶到高潮。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小交響樂團今晚有不錯的演出。4月19日小交和李嘉齡演出拉赫曼尼諾夫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鋼琴愛好者不容錯過。

Dame Kiri Te Kanawa 狄卡娜娃

星期五晚聽狄卡娜娃 Dame Kiri Te Kanawa和港樂的音樂會。 Kiri Te Kanawa 於1982年獲英國封為女爵 (DBE Dame Comman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她又曾在英皇儲和戴安娜的婚禮,和英女皇登基金禧紀念音樂會上演唱,並作全球電視轉播,風頭一時無兩。不過這些銜頭都只是虛名,我買票聽其音樂會是要印證傳說中的唱功和魅力。Dame Kiri 的成功,人說有兩個原因;一是美麗的聲音,被認為是像奶油般溜滑;二是神奇的魅力,使觀眾不自覺地被吸引。Dame Kiri 已於2004年從歌劇舞台退休,之後只參與音樂會演出。 我進場一看節目表,覺得曲目並不吸引,大部份的歌曲都是二十世紀作品,並沒有能特別取悅觀眾的經典金曲;而且主要是詠嘆調,即是節奏緩慢的抒情歌曲,可見 Dame Kiri 藝高人膽大,不以興奮和激情的選曲去煽動觀眾的情緒。她出場的形象優雅大方,觀感上已經令人覺得舒適。一開聲就覺得音色柔和,不算特別響亮但和管弦樂非常配合;當然作曲家在配器方面亦居功不少。她在聲音上的優點可能是天生的,只能說是得天獨厚,但她在技巧上的運用,就顯示出多年功力。我最欣賞是她在台上從容的表現,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她處理每一個樂句都一絲不苟,從開始到緩緩的結束都聽不到一點瑕疵;到高音區段落時,並不見她有特別準備和用力就已經輕鬆完成。我喜歡她處理顫音的方式,頻率較低而較自然。另一個另人欣賞的地方是在於感情表達,尤其是當管弦樂轉薄而 Dame Kiri差不多是清唱時感染力更強。我想她披甲上陣在歌劇演出時效果會更理想。 她在星期日還有一場音樂會,不過現在想購票應該無望了。

HK Chinese Orchestra 香港中樂團

今晚 (五月十一日) 在文化中心聽香港中樂團演出。香港中樂團的音樂會我並不常聽,只在有比較特別的節目時才購票。今晚演出以辛小紅辛小玲姐妹為主角,全場大都是胡琴協奏曲。我和家中老人家一起去聽;他是二胡高手,是粵曲頭架,由他來評胡琴演出最為恰當。 音樂會其中兩首選曲,是京胡與京二胡的《夜深沉》,和二胡的《江河水》。我想提這兩首樂曲,是因為它們都是常用的粵曲曲牌;粵曲的愛好者對旋律非常熟識。當然香港中樂團演出的版本是經過改編,樂曲的完整性加強,而胡琴的技巧要求非常高,大大超越一般曲牌的使用。辛氏姐妹演出這兩曲非常流暢,充分表現胡琴音樂的美麗和曲中的感情。 這場音樂會的賣點是《梁山伯與祝英台》協奏曲,改編為高胡協奏曲,由辛小玲獨奏。這首樂曲的小提琴各個版本我已聽得滾瓜爛熟,所以少不免會作比較。第一主題的旋律是來自民謠,其特色包含了胡琴的用弦技巧。我曾讀過小提琴的樂譜,註明小提琴要用滑指的手法去演奏一些音符;其意義是要刻意模仿胡琴的獨特手法。今晚演奏的高胡版本,在這一方面就卓越得多;以高胡拉出的旋律味道另具一格,其嬌柔的感覺比小提琴來得更好。不過小提琴是樂器之后,其表達能力非凡;在極高音部分、快速的琶音和強力的頓音的樂段都較佳。樂團以民族樂器組成西方管弦樂的編制,音色和效果都不錯;但因先天所限,弦樂部份的胡琴組的音色略硬,而木管部的笛子就太強。我較喜歡銅管部的嗩吶,可以帶出多一點中國音樂的味道。 我覺得民族樂器樂團演奏西式管弦樂有點妥協,倒不如根據樂器特性創作一些合適的音樂。今晚最後一曲 《烏蘇里吟》正是如此。此曲是劉錫津以烏蘇里民族音樂作素材創作的雙二胡協奏曲,是於一九八九年特為辛氏姊妹所創作。我非常欣賞這首樂曲,風格清新而充滿現代感。格局似一首交響樂詩,配器氣氛磅礡,有聽 Aaron Copland 的感覺。唯一的希望是想兩個二胡都有更燦爛的樂段,例如寫一個華彩樂段給獨奏者發揮,就更符合協奏曲曲式。

Kolja Blacher directs 巴列夏的莫札特

今晚 (五月四日) 在大會堂聽香港管弦樂團演奏。我對大會堂音樂廳特別有感情;一來在此聽音樂會多年,二來這個場地音色特別好,尤其是聽弦樂,有一種溫暖的感覺,所以香港管弦樂團在大會堂的音樂會我都盡量不放過。 這個音樂會的指揮及小提琴獨奏都是由高利亞.巴列夏 Kolja Blacher 擔任。巴列夏來自德國,在九十年代已是柏林愛樂的團長,其後他在指揮及小提琴演奏上雙線發展,今晚更一身兼兩職。獨奏者兼任指揮,在十八世紀及之前非常流行。其後指揮的責任變得重要,對樂曲演繹的藝術層次提升不可或缺,指揮家發展為專門事業,而兼任的情況已較少見。但巴列夏身為小提琴獨奏家,又是專業指揮家,由其兼任兩職,可算是當之無愧,但又要拉琴,又要指揮,怎樣分身呢?臺上所見,他用盡各種身體語言和樂團溝通,當獨奏段落稍停時,可以用弓作為指揮棒,其他時間就要用頭、眼、身軀來做各種訊號。當然他在排練時已和樂團建立很好的默契,而樂團的高水準亦相當重要。今晚的香港管弦樂團我認為就有超水準的演出。 上半場是海頓的G小調第三十九號交響曲和莫札特的降B大調第三十三號交響曲。海頓和莫扎特的音樂很有條理,聽來舒服而絕不覺得吃力,主要是因為音樂結構並不複雜,調性清晰,曲式簡單。有人認為他們的音樂潔淨,使人有安全感。今晚的兩首樂曲正是如此。在巴列夏的領導下,樂團將這兩首樂曲的特性充分發揮,令人聽得身心舒暢。 下半場氣氛截然不同,是巴列夏的表現時間。他演奏貝多芬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可以說是出神入化。雖然香港管弦樂團有優秀的演出,但我的注意力卻被巴列夏的演奏藝術吸引。他的音樂表達能力非常高,不論在音色、運弓、句法上都別具一格;我可以說今晚我聽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比以前聽多了很多東西:樂思廣闊了,音樂的細節清晰了,而理解亦深入了。要值得一提是巴列夏的華彩樂段;我不敢肯定是否一個我不熟識的版本,或是巴列夏自己創作的版本,但他所奏出的段落比一般聽到的不同,更複雜艱深,和貝多芬的音樂風格稍有不同。但華彩樂段就是讓獨奏者充分發揮自己的技巧,今晚巴列夏的華彩樂段就非常華彩,是皇冠上的一顆寶石。 在香港演出兩晚之後,巴列夏和香港管弦樂團會到上海於五月七日演奏同一曲目。香港聽眾有幸可以先聽為快。祝香港管弦樂團會上海演出成功。

The Great Mass 大彌撒曲

三月九日看萊比錫芭蕾舞團的大彌撒曲 The Great Mass by the Leipzig Ballet,是今年藝術節的重頭戲。這個表演的票價比莫斯科交響樂團要貴一倍,但演出的陣營規模很大,除芭蕾舞團之外,還有萊比錫布業大廳樂團 Leipzig Gewandhaus Orchestra、萊比錫歌劇院合唱團和獨唱家 Leipzig Opera Choir and soloists,差不多有二百人同場演出;如果以每一個藝術家的價值來比較,這場表演的票價就不算貴了。 說起來算是巧合;藝術節的票我於去年七月已訂下。去年九月我到東歐旅行,途經萊比錫,車就在萊比錫歌劇院旁邊停下休息,我趁機走進歌劇院參觀,原來它就是萊比錫芭蕾舞團的基地。雖然只是匆匆一看,但已看到芭蕾舞團今個季度的演出節目和團員介紹,又取得海報,不過是德文。 大彌撒曲的骨幹是莫札特的C小調彌撒曲 Mozart’s Mass in C Minor。在製作成芭蕾舞演出時,編舞家蕭爾茨 Uwe Scholz 加入了古老聖詠 Gregorian Chant 和現代音樂家湯馬士揚 Thomas Jahn、庫塔克 Kurtag 和帕特 Arvo Part 的音樂,又有保羅雪朗 Paul Celan 的詩篇。以音樂來說,這是一個很刺激的經驗。聖詠和莫札特的彌撒曲,有很莊重的感覺,有在教堂崇拜的氣氛;但當加插了新派音樂的片段,就產生了光明與黑暗、滿足與失落、莊嚴與混亂、規範與自由之間的矛盾;再配合低吟的詩篇 (是德語,要看字幕),是對彌撒或是信仰的一種質疑;然後是彌撒曲的高潮羔羊經 Agnus Dei,將疑慮一掃而空。 主角是芭蕾舞。萊比錫芭蕾舞團的水準不容置疑;臺型變化多端,極之流暢。舞蹈家功架十足,一個站立的一字馬,可以支持整整一分鐘,中間還要做其他動作;其他肢體動作難度亦甚高;雙人舞和群舞都合作無間。但這些一切都只是基本功,所有職業芭蕾舞團都可以做到。大彌撒曲感人之處在於編舞的創新和完整性,將想表達的意念深刻的呈現出來。很少芭蕾舞作品是以崇拜為主題,其中一個原因是花巧的舞步很難有虔誠的感覺。蕭爾茨使用優雅的步法,配合一身白衣的舞者,隨著彌撒曲起舞,做出得體的場景。然後音樂轉變,佈景變為黑色和有超現實感,舞姿亦大大改變,大膽的表達人的真正面目,是被陰影隱藏的惡念和對生命的懷疑與絕望。最後彌撒曲再度出現,帶來拯救的歡樂氣氛,但詩篇卻細說:”千里迢迢,翻山涉水,這傷感的墓地,兄弟,我來了,來助你完成死亡的最後職責。” 究竟死亡是拯救,還是生命無奈的終結? 演出七時半開始,沒有中場休息,演出沒有停頓,終場謝幕了才發覺已是十時,足足沈醉了兩個半小時。請看幾幅劇照。第一幅是人的無助和疑惑,第二幅是精彩的獨舞,第三幅是歡樂的群舞。

Make it Mozart 純呈莫扎特

現在是2006年11月,仍然是莫扎特出生250年,所以慶祝莫扎特250歲生辰仍未算遲。較早前看到香港城市室樂團 City Chamber Orchestra of Hong Kong 將主辦一場全部演出莫扎特作品的音樂會,曲目非常吸引,就匆匆買票。昨晚(11月20日)到港大聽其演奏。 節目很理想,有莫扎特的D大調第十一嬉遊曲 Divertimento No.11 in D Major、降E大調第九鋼琴協奏曲 Piano Concerto No.9 in Eb Major、女高音和鋼琴音樂會詠嘆調 Concert Aria for Soprano and Piano 及G小調第四十交響曲 Symphony No.40 in G Minor。 客席音樂家來頭不少。有著名以色列指揮沈伯道 Lior Shambadal,他現為柏林交響樂團總指揮及萊比錫孟德爾遜樂團音樂總監。鋼琴獨奏是奧地利鋼琴家斯圖哈勒 Gerda Struhal ,而女高音是加拿大女高音韋健絲 Amelia Watkins。臨場嘉賓有這三個國家的註港領事,我還發覺有疑是以色列特工出現於會場。 各首樂曲都已很熟識,但令我有深刻印象是 Struhal 演繹的第九鋼琴協奏曲。她的演出穩重而流暢,充分表現出莫札特音樂的神韻。我承認在此我可能有點偏見,因為我特別熟識這首樂曲,其中幾個樂章的數個主題我都十分喜愛,所以聽到出色的演繹就特別感動。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這個音樂會在港大陸佑堂演出。古老的會堂有很高的樓底,音響效果會很好。但如果在預設的舞台上演出,就不能有效地利用這個條件。這晚樂團不用舞台而使用前排座位位置,座位少了但音色很理想。但可惜因為位置低了所以後排觀眾的視線就大大被阻礙。幸好我因預知音樂會不設劃位而一早到場,所以選了一個前排理想位置。

Tales from Russia 俄羅斯的故事

因為旅遊,今個樂季開始的音樂會都錯過了。港樂的兩場音樂 會,一場是太鼓協奏曲,另一場是Repin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都聽不到;門票都要送給別人。今晚(10月13日)是今季第一次聽港樂,是由 Atherton指揮的俄羅斯音樂會。 今晚的音樂會命名為俄羅斯的故事,全是俄羅斯作曲家的作品,有鮑羅丁的伊果王子韃靼舞曲 Borodin’s Polovtsian Dances from Prince Igor,浦羅歌菲夫的彼德與狼 Prokofiev’s Peter and the Wolf 和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夾子第二幕 Tchaikovsky’s the Nutcracker: Act II。 這個音樂會是港樂的美樂自悠行系列,目的是以較容易欣賞的樂曲來推廣。音樂廳內有不少小孩子走來走去,工作人員都忙得不可開交,不停叮囑孩子們要安靜。第 一首韃靼舞曲,是鮑羅丁著名作品。鮑羅丁多才多藝,是化學界名人,又是作曲界俄羅斯五傑之一。但他作品不多,有很多作品都未完成,伊果王子歌劇是其中之一;但其中一段已完成的韃靼舞曲卻十分受歡迎。這樂曲由數段不同的舞曲組成,每一段都有其魅 力,其中一段更被改編為 Stranger in Paradise。 全場最受孩子歡迎的應該是彼德與狼了。這是浦羅歌菲夫輕巧的作品,和他其他艱深的作品有很大的分別。彼德與狼是一個很簡單的兒童故事,劇情實在簡單到只有小孩子,甚至是幼稚園孩子才感興趣。但孩子很難從音 樂中讀取故事內容,所以這首作品充斥著故事旁述。我想原作是以俄文寫旁述,但在香港演出就要使用廣東話和英語譯本。我自己一向不喜歡音樂中有旁述;但今晚有可愛的林家琦旁述改編過廣東話的兒童俗語版本,我都無可投訴。這首兒童小品可以表現浦羅歌菲夫的天才。他使用的音樂素材和配器,以輕鬆有趣的手法加上巧妙的樂器和音樂主題的運用,使這首兒童音樂極有欣賞價值。 胡桃夾子芭蕾舞劇的音樂是柴可夫斯基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其中第二幕的組曲經常在音樂會演奏,因為劇中最出色的舞曲都在這裡,這些舞曲有趣又易明,所以時常被當作兒童音樂。它比彼德與狼這首小品篇幅較大,故事亦複雜得多,成人聽眾很容易受落。值得一提的是港樂演繹今晚的幾首樂曲 都清爽明快,聽來甚為舒暢。我看早前的樂評,說港樂早一兩場音樂會有點遜色。希望樂季開始後港樂的狀態會再提升。

Pathetique Symphony 悲愴交響曲

港樂的2005-06樂季到此完結,最後的音樂會當然要是最好的,就是柴可夫斯基 Tchaikovsky 最著名的兩首樂曲:他的降B小調第一鋼琴協奏曲 Piano Concerto No. 1 in B flat minor 和第六交響曲-悲愴 Symphony No. 6 Pathetique。還請來謝敏替 Gianluigi Gelmetti 客席指揮,和狄里柏斯基 Simon Trpceski 為鋼琴獨奏。港樂將今晚(7月7日)的音樂會定名為柴可夫斯基鋼琴協奏曲,可能是因為它較好聽,和 Trpceski 的名氣。不過我較為欣賞悲愴,所以我用它作標題。 Trpceski 近年人氣急昇,是炙手可熱的新進鋼琴家。今晚演奏的柴氏第一鋼琴協奏曲,大家都非常熟悉,所以聽眾要求都會提高。我覺得他今晚開場時熱身不足,第一樂章並無驚喜,但第二和第三樂章就明顯地出色很多。尤其是第三樂章,可以表現出如火的熱情。 今晚的壓軸好戲是柴可夫斯基的悲愴交響曲。這一曲名為悲愴,很多人都會想起它的第一樂章第二主題,因為太為人熟悉了。這一個非常抒情的旋律,多次被古老粵語片用作背景音樂,大家可能會聯想起白燕被黃曼梨欺凌又被趕出家門的場景。不過我覺得這個旋律聽來很舒暢,並不怎樣悲哀,和這個樂章另一個悲壯的主題配合,像是激情過後的平靜片段。 第二樂章採用很特別的5/4拍子,在古典音樂中很少見;聽起來似是華爾滋樂曲,旋律亦很輕快,不過如果想隨著它起舞,就會發覺有點跛跛的感覺,因為每兩轉就會少了一步。這可能是柴可夫斯基和聽眾開了一個玩笑,或者是暗喻在歡樂中隱藏著不幸。 第三個樂章是一首很華麗的進行曲。我起初聽這首交響曲時最喜歡是這個樂章,因為它容易聽,到達樂曲高潮時人會感覺很滿足。這首曲和其他的進行曲不同,柴可夫斯基慢慢的耐心的堆砌樂曲的氣氛,用細碎的音型來塑造隊伍集結的形象,到最後大踏步出發。 悲愴交響曲的悲愴在於第四樂章。柴可夫斯基一反傳統,將一個慢版樂章放在最後,並命名為悲傷的慢版 Adagio Lamentoso。這個樂章回應第一樂章第一主題的悲壯情懷,但悲愴的心情盡顯,可以說是由頭到尾都是慘痛。弦樂奏出煩亂的心情,而低音大提琴做出一個一個的頓音,像是沉重的腳步。可以想像一幅圖畫,有一個人在荒野中遊蕩,腦子裡都是悲慘遭遇的回憶,然後仰天長嘯,像是對神的控訴,最後音樂歸於沉寂,這個人漸漸消失於失望和永恆的空虛之中。相傳柴可夫斯基創作這曲之時亦有這情緒;他於這首交響曲首演後不到一個月就去世,而且死因不是所說的故意染上霍亂,而是中山埃毒。 寫柴可夫斯基第六寫得較長,因為我曾在考音樂理論時作答此題目;多年前以英文作答,現在靠記憶再寫一個中文版。今晚聽此曲覺得十分滿意。Gelmetti 是現任羅馬歌劇院的總指揮,他的功力甚高,把港樂發揮得非常好。我很喜歡他處理第一樂章第一主題的手法,他把這感情澎湃的主題的速度放慢了一點,使它的感染力大大加強。第三樂章進行曲的銅管部份比較不太強,這使它與弦樂部分融合得較好。總括來說,這是一個很高水準的演繹。

Wang Jian plays Tchaikovsky 王健演繹柴可夫斯基

王健是現今華裔著名大提琴家。我第一次看到他是在紀錄片樂韻繽紛,是 Issac Stern 多年前在中國表演和訪問的紀錄。王健當時只有八歲,人比大提琴還要矮。他個子很小,坐在椅子上,雙腳不到地,琴柄比他的頭高,但他拉起琴來感情十足。最有印象是影片結束打出字幕時是用他拉琴的片段作背景,一個很小的孩子,專注地拉一段很慢很悲哀的調子。樂韻繽紛中有很多個出現過的小童現在已是世界知名的音樂家了。我第二次聽王建已是差不多二十年後他在香港舉行的獨奏音樂會,技巧已充分成熟。今晚(6月30日)他和港樂合作演奏柴可夫斯基的洛可可變奏曲 Tchaikovsky’s Variations on a Rococo theme。 今晚又全是柴可夫斯基的作品,有里米尼的弗蘭切斯卡 Francesca da Rimini 和第四交響曲 Symphony No. 4,又請來伊恩馬連 Ion Marin 作客席指揮。還是先要說說 Rococo。這是柴可夫斯基最出色的大提琴作品,曲式比較特別,以一段段的變奏來發展一個很美麗的主題。其中包含大提琴燦爛的表演和與樂團緊密合作的段落。主題以 Rococo 風格寫成,輕巧高貴,有對古典樂派大師致敬之意。王健的演出極有深度,他拉出來的主題旋律好像唱歌一樣,他在控制落弓力度和句法方面都別有一手;演奏時專注的表情,和幾十年前影片中的表情一樣。 Marin 指揮的柴可夫斯基第四交響曲亦有很好的表現。柴可夫斯基後期的幾首交響曲是他巔峰時期的作品,它們各有特色,第四和第五交響曲各有一貫穿全曲的動機 motif,是當時有些作曲家,如 Berlioz ,愛用的手法。第四交響曲的諧謔曲是弦樂撥弦演奏的經典,其知名度僅次於 Strauss 的 Pizzicato Polka。第四交響曲的終章和第五交響曲的都是同樣雄偉。我是較喜歡第五的,覺得它較直接。但今晚 Marin 指揮的第四演繹卻極佳,高潮層層疊疊,很有壓迫感,是近年來少聽到的佳品;港樂又進步了。

Li Chuan Yun plays Tchaikovsky 李傳韻演奏柴可夫斯基

香港管弦樂團的2005-06樂季已接近尾聲;莫札特誕生 250年的慶祝音樂會系列亦已完結;但港樂仍有精彩的節目,接著來一連三個星期都是演奏全場柴可夫斯基的作品。今晚(6月23日)的曲目有柴可夫斯基 Tchaikovsky 的選自尤金奧涅金的波蘭舞曲 Eugene Onegin: Polonaise、小提琴協奏曲 Violin Concerto 和第五交響曲 Symphony No. 5。 小提琴獨奏是年青小提琴家李傳韻。他被全世界公認為神童,是現今世上最出色的小提琴家之一。他現在已二十多歲,不再是神童,但仍在美國進修。各界對他的評價全都是好好好。小提琴大師 Ricci 說:中國已經出了一位偉大的小提琴家;New York Times 評論他的演出,說只聽他的一曲,已經不枉這個晚上。 所有人都跟著說李傳韻的演奏是非常好,但究竟是怎樣好呢?首先,你們可能看過國產片和你在一起,故事描述一位對小提琴有天份的劉小春的經歷,主要是說他和父親的感情。片中主角的小提琴演奏是由李傳韻幕後代拉。李傳韻也有在片中演出一個小提琴家,還被教授責罵。片中的高潮是劉小春參加小提琴比賽,李傳韻就是代他奏出今晚的節目: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協奏曲其中一段。這首樂曲技巧要求十分高。聽說柴可夫斯基在此曲首演時曾先後邀請兩位小提琴家獨奏,但都因技巧要求太高而被婉拒,直至第三位才敢接受挑戰。 這首曲我在音樂會聽過很多次,每一位獨奏者都身懷絕技,可以應付艱辛的樂段。但聽李傳韻演奏此曲就完全不是這一回事,他表達每一個高度技巧的片段都非常從容,除了準確地表演小提琴技巧,他還可以深入地表達他自己對樂段的感覺。聽他的演奏,我發覺這首小提琴協奏曲可像脫胎換骨,感覺非常新鮮。他演奏的華彩樂段,是我聽過的最出色的一次。中間有幾個樂句,是一段非常複雜的琶音然後以一個高兩個八度的泛音作結。這個泛音非常之難處理,首先要準確做好音準,然後要使它和整個樂句混為一體。我聽過的所有演奏,在此都是小心翼翼地處理,我聽來都抹一把汗。但李傳韻拉起來信心十足,如履平地,我還覺得他簡直信心爆棚,因為他還可以在其中加插自己的手法,還悠然自得。曾有教授勸他不要用太多即興手法,以尊重原作者,但華彩樂段就是原作者給協奏曲獨奏家即興表演的地方,有些作曲家索性將華彩樂段留空好讓獨奏者自由發揮呢。 李傳韻encore演奏 Paganini 的 Caprice No. 24。這又是所有小提琴家必修的艱深樂曲,中間有一整段變奏都是以泛音拉出。在我聽過此曲的現場演出中,起碼有兩三成在此不合格。李傳韻的技巧高超,當然不是問題。他演奏的改編版本,比原作要求更高,但加入了少許現代爵士樂的風味,聽來減輕了原作小提琴經典習作的嚴肅感覺,音樂感因而較重。 今晚下半場是柴可夫斯基的第五交響曲,是他的交響曲最雄偉的一首,亦名為命運。我常將它和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相比,因為很多樂思都有點相似。貝多芬的音樂結構工整慎密,而柴可夫斯基的感情較為豐富,兩者都是極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