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ing notes record thoughts from things I read. 這網誌是我的一些閱讀後的思考和摘要記錄。My website 我的網頁: http://raympoon.playgroundhk.com

Category Archives: Science

金星凌日 Transit of Venus

金星凌日是一個神秘的名詞,有點像武術秘笈裡的殺著招式,又似是宗教迷信的祭神驅魔儀式。就算是科學家都會說是一個驚人的天文現象。但說穿了其實很簡單,只是金星走到地球和太陽之間的位置,在地球看到金星在太陽光面上經過。 但金星凌日事件近期被大力鼓吹,其中有特別原因。有一個金星凌日特設網站 transitofvenus.org 做了一個短片,介紹事件的前因後果和它的重要性。有興趣可點點下面圖片看看。 最切身的資料是金星凌日將於2012年6月5日發生,歷時6個小時,當日梁振英還未正式成為特首。在香港,我們可以在2012年6月6日上午看到這個現象,大約到中午就會完結。之後我們今生都無法再見到。但請大家不要蜂擁去看,電視傳播就可以了,自己看太陽幾個小時可能會眼盲。 金星和地球都繞著太陽轉,金星走到適當位置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但因為大家軌跡和速度不同,這個最小公約數以人類時間觀來說就要很久才出現一次。根據天文學計算,金星凌日事件會大約在8年和110年交替出現。上一次是在2004年,而再下一次就要等到2117年了。雖然在地球歷史上這個現象出現過無數次,但人類有意識地觀察和理解金星凌日只是由17世紀開始。由1631年起只遇上7次。 天文學家克卜勒Kepler是預告金星凌日發生日期的第一人。他預告了1631年的金星凌日,但因發生時歐洲是晚上,所以沒有觀察成功。在1639年金星凌日再發生時,英國天文學家霍羅克斯Horrocks第一次以望遠鏡觀察,又作出準確量度和詳細記錄。之後世界就理解金星凌日的重要性,因為這個天體運動可被準確量度,就可以之推算金星和各行星的距離,和太陽系的面積。於是在18和19世紀的四次金星凌日,全世界都瘋狂起來,各國派出探險船隊到各大海洋,務求將金星凌日的每一分鐘都記錄下來。20世紀沒有金星凌日;對上一次在2004年首次有太空望遠鏡加入觀察。今年是本世紀最後一次,科學家們已做好準備。 金星凌日在科學上和宗教上都有重大意義。由哥白尼Copernicus至伽利略Galilei,在16/17世紀時天文學家已推翻了地心說而理解太陽系的結構。這些學說被宗教權力以固執的教條暴力鎮壓。當金星凌日被準確地預測又實質地觀察到,強力的事實證據就將宗教無知而堆砌出來的道學徹底推倒。人們真正感覺到太陽系的浩瀚和行星系統的奧秘,然後知悉地球的渺小。近代幾個世紀以來宗教迅速沒落,17世紀開始為人清楚認識的金星凌日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其實水星亦是位於太陽系的內軌道,所以都有凌日。但因軌道較短,幾年就有一次;又因水星體積細小,觀察較難,所以天文學家對水星凌日沒有那麼興奮。金星凌日在18世紀時還有一個發現,就是在和太陽影像非常接近時金星的圓周有模糊點,科學家因此知道金星有大氣層,干擾了太陽光;這現象在水星凌日時不明顯。這個事實十分轟動,因為證明有大氣層意味另一行星會有生命存在,對宗教是一大打擊。最新的發展是利用凌日原理,天文學家在太陽系以外發現多個系外行星exoplanets,現時已知四百多個,預計可知的會有600億個;和地球類似又有生命存在的行星一定會大量被發現。

福島核災的未來

日本地震海嘯大災難已一年了,重建已展開。這個規模的自然災害幾百年一遇,可能短期內會相對平靜。但其引發的福島核災卻後患無窮。美國科學人雜誌網上版在災難周年有一篇特稿,講述核子設施如何退役。除了正常程序,還有三里島、車諾比和福島的經驗。在此可以看見專業核子科技工程師面對的困難和可能應對的辦法,亦可較準確地估計福島和周邊地區的未來。專家評論這篇特稿,說它資料充足,觀察準確,清楚解釋了現狀和面對的挑戰。 海嘯即時的影響只有數小時,接下來的災難是福島核設施自己的問題,由電力供應、核心過熱、氣體爆炸至輻射洩漏都和過時的設計有關。未來新設施的設計可以改良,但福島的問題只是如何善後,需時若干,和是否可以將其回復到自然狀態以作其他用途。   核子設施退役首要工作是處理核燃料,要運走妥善貯藏。但在核子災難的廢墟內,這項工作甚難完成。福島的問題不只是一個核反應堆,而是三個可能已融解的反應堆,還有兩個已損壞的核廢料儲存池,四周還有兩個未受損的反應堆和五個廢料池。因現時場地已被輻射嚴重污染,就算處理未受損的部份都有危險。現時的工作只是盡量控制輻射不洩漏至場外,然後等候數年直至燃料冷卻至危險略為減低才能開始移走完好的核燃料棒,和真正評估反應堆損壞程度和污染的深度。 以現時僅有的已知資料,科學家作最保守的估計,已認定三個損壞的反應堆有核蕊融化現象。現只希望有一部份燃料棒只是輕微變形,可以用器械取出,但肯定有一些數量未能確定的核燃料已完全融化,沉在反應堆底部,和其他物料融合,還有可能已穿過底部進入地下泥土。 已融解的核燃料會和容器的金屬和水泥融合為不規則的廢料堆。工程師形容其結構好像是輻射物料被陶瓷質的盔甲包裹,要移走的工序像是採礦;更因為廢堆有強烈輻射,不能安全地接近。唯一可行的處理方法是用厚重的水泥做成石棺就地掩蓋,希望在很多年之後輻射性自然衰減至可接受程度。以車諾比為例,掩蓋一個反應堆的巨型石棺是270×150公尺,100公尺高;福島的三個反應堆需要一個更大的石棺。車諾比石棺周圍30公里範圍為隔離區,面積約為3000平方公里;福島的隔離區起碼有這個規模;雖然有一半是在海上,但都有1500平方公里土地要隔離,大約是一個半香港的面積。等待輻射廢料自然衰減至無害程度可能要數百年;以人類壽命作計算單位,這1500平方公里的土地我們這一代已是永遠不能再使用。 既有石棺保護,為何仍要隔離?原來核災和其氣體爆炸已將不少輻射性物質散佈在核電廠四周。重物質鈽不溶於水,但仍可以和土壤微粒結合而流動。輕物質銫可溶於水,可以被植物吸收而進入生物鏈。這些混在泥土裡的物質沒有可行辦法清理;不可能將廣大面積的表層泥土全部移走處理,唯有希望將它們隔離,遠離人類。 反應堆的冷卻水會被輻射污染,水箱內滋生的藻類亦帶有輻射性。這些廢水需要處理過濾,將重輻射分子和其他固體物質分隔貯藏。剩下來的水帶有重氫仍有短期輻射性。以三里島為例,輻射廢水貯藏了十四年以待重氫衰減然後才讓它自然蒸發。福島亦過濾然後貯藏廢水,但因數量太多,有一部份經過濾的廢水已排放出海。殘餘的輻射性有可能被海洋生物吸收,其真正影響現時無法評估。 在隔離區內,輻射物質會被封存在泥土內和植物動物體內。雖然有少量動物鳥類的遷移,輻射物質的擴散問題仍不太大。但最令人憂慮的是如果隔離區發生森林火災,輻射物質會因此而散佈於空中而經空氣傳播到區外。 核災已過了一年,但其遺骸有如一個計時炸彈,永遠陪伴著我們。

幸福的母雞

人類需要吞食其他生物維生,但又將它們分等級,以人類自以為是的道德標準分類。人類本身就為此產生矛盾,食什麼生物可以引發各文明之間的衝突。人類以自身感官作指引,將生物分高低,依序約略是:會發聲的、會流紅血的、會動的、不會動的、沒有可見的感覺的,包括似乎不能招架逆來順受有生命的植物。有些自命有愛心的人會反對吞食似是高級的生物。對那些我們有限的認知能力不能辨認的生物智慧就當是低等。還有一些以宗教迷信和偏見的理由將生物分級。神聖的牛不能吃,骯髒的豬不能吃,可愛的貓狗不能吃,只需虛構一個理由就有生物不能吃,人類在此其實十分虛偽。但在飢餓時人類就什麼都吃。 在各種被食用的生物中,雞是最悲慘的。似乎沒有一個民族對食雞有反感,所以食物產業對雞的需求最高,而食物工業對生產雞的方法已高度改良。全球人類對雞的需求非常驚人,而供應亦是同樣驚人的有效率。且看現時雞的價錢比其他肉類都要低。但雞以我們的標準卻是很高級的生物;它們懂得以發聲來溝通,受傷時會流紅色的血,有危險時會掙扎;幸好現代城市食雞的消費者不會見到這些,除非你懂得在家中自行處理活雞。但其實在二三十年前家家戶戶都是這樣做。 我聽過一個專家解釋雞工業的運作。基於一些國家對防範疫症的要求,雞的生產要完全密封隔離。由生蛋、孵蛋,小雞,成年雞,殺雞,冷藏,母雞,生蛋的環迴過程全部一條龍在農場或工廠內完成。工廠只需輸入飼料,藥物和水電,就可輸出食用雞和蛋。這個工業已很成熟,由於競爭激烈,邊際利潤很低,需要大量生產才有微利;接下來使用其產品的下游工業亦很蓬勃,環環相扣,互相依賴,構成一個共生的網絡,唇亡齒寒。 有不少報導講述雞工廠的實況。雞是產品,不被視為生物。生產過程以效率為主,以最少的資源得到最大的產量。以人類生活的標準來說,活生生的雞在工廠內的生活很苦,尤其是擠迫的程度。在香港,社運人士為人民爭取的亦是一樣:公屋的標準尺寸以人數計算,每人所需的合理面積是一場永恆的爭論;我們見到有人住在籠屋和劏房,就會指說他們很擠迫。動物權益人士當然要為擠迫的雞出頭。首先得益的是母雞,它們是母親,更值得同情。在政治壓力下,幸福的母雞終於可以有一個略為寬闊的居所。 但世事往往不是人類想像的那麼簡單。從下面的報導可以看見沒有周詳考慮的衝動行為帶來的後果。沒有準備好如何處理改變帶來的影響,結果一個改變可使整個緊緊相連的網絡有巨變。首先是加大了母雞所用的面積就直接影響了可飼養的數目,多出來的母雞就要被殺;改裝工廠去符合新要求需要大量資源,不能負擔的經營者要結業而老板和員工要受苦,母雞又要被殺;雞蛋供應減少市場機制立刻失衡,產生混亂,價格暴升;沒有供應,下游工業生產困難,一系列產品供應減少,市場失衡的現象以波浪形式擴散。 香港真幸福,可以從容的說雞蛋供應沒有影響;只因我們有大陸蛋輸入,而大陸的母雞沒有那麼幸福。但如果世界趨勢是要為母雞謀福利,較昂貴的養雞法可能都要實行。不過虛偽的是,無論怎樣養雞,其目的只是作為人類的食物。另一個考慮是人類的存亡;人口爆炸,食物需求不見頂,食物生產稍為不夠效率就會有不少人餓死。我估計世界各地不會像歐盟那樣天真;改善雞工業要循序漸進,保證市場可以適應改變而不會崩潰,還要保證食物有足夠的供應。後者十分困難,因為預測世界人口在三十年內會增至九十億,而食物需求會增加一倍。究竟母雞和人類的前途為何,可能在我們仍在生之年就有結局。 **********【明報專訊】歐盟維護動物權益的新措施,意外引發歐洲多國陷入雞蛋荒。歐盟今年元旦起禁用「集中營式」層架雞籠,但在財政緊絀下,很多蛋商都沒錢添置「較為人道」的新雞籠,很多蛋場甚至寧可大舉殺雞結業,令英法等國都鬧蛋荒,蛋價暴漲直接衝擊蛋糕、雪糕等食品製造。英國《觀察家報》昨警告,受缺蛋危機影響,英國超市大批食品可能在1個月內出現嚴重短缺。在供應緊張下,歐盟的雞蛋批發價格,一周內飇升近四倍。一名業內人士更說「現在不再是價錢問題,是供應問題。我估計在3至4周內,一些食品生產公司便將處於存亡臨界點。」 這場食物供應鏈危機,始於今年元旦歐盟落實執行「生蛋母雞福祉指令」。指令禁止歐盟成員國雞農繼續採用傳統的多層式金屬雞籠,要求他們改用「較人道寬敞」的雞寵,又或以圈養法等模式,飼養母雞。新法贏得保護動物權益人士歡迎,強調雞隻不應再被困在連活動轉身也有困難的集中營式雞籠中,但雞農、蛋農卻極度苦惱,因購置新雞籠或新雞欄成本太高,這在陷入財困的歐洲國家情况尤其嚴重。英國農民工會直言,英國雞蛋商為符合新規定,已花了4億鎊。由於不少農場無法符合新規定,遂放棄生產雞蛋業務。西班牙更有大批農民選擇殺掉母雞結業,令該國由雞蛋淨出口國變為淨進口國。《觀察家報》稱,英國一間食品商最近接觸了十家雞蛋供應商,但八家均表示無法供貨。有些食品商甚至因負擔不起「昂貴」的雞蛋成本,自身的製成品又無法大幅加價(以免嚇走消費者),因而被迫停產。 法國蛋農組織SNIPO亦表示,現時法國一周缺蛋約2100萬隻(相當於總量的一成),促請政府緊急行動,增加短期雞蛋供應。資料顯示,香港2010年輸入約19億隻雞蛋,當中約67%來自內地,18%來自美國,約7%為泰國蛋,雖有從歐洲輸入雞蛋,但百分比不算高。香港豐貴堂蛋業商會理事長楊金炎稱,本港雞蛋供應來源多元化,令價格保持穩定。他說香港已多年沒從英國入口雞蛋,估計歐洲生產雞蛋數量銳減,對本港供應及價格均影響不大。**********

Evolution of the eye

I have heard on more than one occasion someone used the complexity of natural beings as the proof that everything is created directly by god, instead of evolving from simpler beings.  Examples quoted are the complexity of flower, the brain and especially the eye.  For the later, it is an extract of a quote from […]

The birth of religion

The June 2011 issue of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carried an article on The Birth of Religion. This article can be read on line. The substance of the article is actually on an archaeological finding at Gobekli Tepe, located at the southern part of Turkey. To a layman, the site is just like many archaeological sites […]

人類吃什麼

人類數目在2011年達到七十億。我們吃什麼維生呢?其實人類是一定要吞食地球上其他生命維生,不論是動物植物都是有生命的生物。有些是自由的野生動植物,但有些是不自由被人囚禁的動植物;後者命運更悽慘,因為人類多是吃它們。我聽過有人說過,所有由人類囚禁的動植物都因受苦悲慘而有毒素致不適宜食用;所以最健康是吃野生動植物,它們自由快樂一生到死亡才被吃。其實人類幾萬年前都是如此覓食。現在不可能了,環保人士還叫我們不要吃野生。 究竟人類吞食其他生物到什麼程度?國家地理今個月找到一些統計數字,可能令你吃驚? 被人每年吃掉的飼養動物:– 駱駝 一百七十萬隻– 水牛 二千四百萬隻– 黃牛 二億九千三百萬隻– 山羊 三億九千八百萬隻– 綿羊 五億一千八百萬隻– 火雞 六億三千三百萬隻– 兔 十一億隻– 豬 十三億隻– 鴨 二十六億隻– 雞 五百二十億隻 這些只是冰山一角,只代表一部份畜牧業有系統處理銷售動物數目。未計算的還有其他飼養品種,捕捉的陸上動物和魚類,和所有被吞食的植物,總數比飼養動物多無數倍。 國家地理亦提出一個有趣的建議。人類數目雖然龐大,但地球上現有螞蟻一萬兆隻,即大約一人對一百萬多隻螞蟻。在很多地方,螞蟻是美食。如果大量處理,螞蟻和其他昆蟲是一個充足的蛋白質來源。

核子災難善後

正如專家所言,核子災難需要很長時間去解決。東電的九個月估計,可能是一廂情願太樂觀的希望。從洩露出來的訊息看,損壞的反應堆在3月11日以來從來沒有人可以進入,因為輻射量太高,所以冷卻系統完全未修復,連看一看都要等機械人出動。現時在做的是從遠處盲目射水,而這些水又成為輻射擴散源頭。在最樂觀的未來三個月,可能更久,輻射污水要不斷地排出海,不能排除還可能再有氫爆,再從大氣散佈輻射物。九個月是估計恢復反應堆冷卻系統所需的時間,可能要足足九個月,可能更久,才可完成,即是九個月內反應堆仍然過熱,有熔毀,爆炸,輻射洩漏出現的機會。 之後反應堆的善後工作才可展開。冷卻系統不停運作才可以保持不過熱,然後要處理核燃料,關閉核電廠。東電自己的樂觀估計是要十年。董事長和社長如果要等做好善後工作才辭職,可能已超過退休年齡,日本政府應即接管東電,開除他們,派政府專責部門人員和核電專家接管。周邊被污染的土地卻不能善後,要等待輻射物自然衰敗,有些輻射物的半衰期是數十年,但要衰敗致無害就要更久,還有較重的輻射物半衰期是數百年。 日本所受的損失很難評估。首先是數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不能使用,然後是百萬難民要安置,之後輻射後遺症引起的醫療需求增加,漁農業生產減退因為出口需求大幅下滑,旅遊業,航空業,餐飲業都受重大打擊。剛在電視新聞看到日本人在求人購買福島農產品,居酒屋都要求人光顧。在網上卻又看到另一言論,因為日本要重建,財務流動會活躍,是時侯買入日本公司股票。你相信嗎? **********東電擬6至9個月內解決核洩(星島)2011年4月17日 星期日 17:25 營運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東京電力公司首次公布解決核災的時間表,計劃6至9個月內解決。東京電力公司董事長勝俁恒久與社長清水正孝考慮辭職。 第一階段為期3個月,主要處理所有高濃度輻射污水,並防止反應堆發生蒸氣爆炸。第二階段為期3至6個月,主要恢復反應堆冷卻系統,控制放射物質擴散,將核污染量降至最低。 另外,東電首次派出機械人在3號機組反應堆,量度輻射量、溫度、濕度和氧氣含量等,同時拍攝廠內情況。而為免員工進入核電廠受到高輻射污染,也正研究派出機械人在1號和2號機組進行善後工作。此外,東京電力公司董事長勝俁恒久表示,他與社長清水正孝考慮辭職,將在適當時候公布最終決定。**********

核子災難

現時新聞的重點已由日本地震轉為核子事件,而事件已不是核子危機,而是已發生的核子災難。日本首相很早之前已說要準備整個日本東部全毀,現時看來會有可能。究竟事件發展下去會怎樣呢?似乎情況穩定前還會再轉壞。與其等待末日來臨,不如上互聯網找尋已知事實和最可能的局面。 核子設施最壞的意外是核心熔毀,主要原因是反應堆泠卻速度低於核子分裂和衰變發熱的速度,以致核心過熱燃料棒超出熔點而熔毀。現時東電已承認四個反應堆都不能有效泠卻而最少兩個已局部熔毀。核心過熱時反應堆的壓力會大大增加,原則上容器和保護外殼可以抵禦很大的壓力,但若有損毀則輻射物質會外洩。福島的設施已經歷數次爆炸,保護設備已有損傷,輻射物質正不停洩漏。但最令人擔憂的核心爆炸卻不大可能發生,因為核心連鎖反應已停止,只是輻射性燃料無法被處理。 現時最逼切的工作是修復反應堆冷卻系統,但東電似乎束手無策,看來還需數週至數月才可解決。期間將繼續有工作人員傷亡情況,因為他們要冒死進入高輻射危險地帶工作。而輻射物質洩漏會一直持續,幅度和範圍都會增加,日本東部輻射污染程度會加劇,直到反應堆全部受控,之後清理污染需要很長時間,要恢復正常經濟活動需時更久。 長遠的是善後問題。四個損壞的反應堆已不能使用,大量的核子廢物需要處理。網上流傳一個疑問,是日本如何處理過去使用過的核子燃料。我只能找到一個簡單的說明。日本原來的政策是將用過的燃料處理再使用,燃料棒送到英國和法國處理;但在2007年,她在青森縣六所村建了一個處理廠,自行試驗處理廢料。同時日本準備於2040年將核子廢料永久深藏地底,但直至現時為止尚未找到適合地點。更大的難題是熔毀了的核心不是完整的燃料棒,而是一堆和雜質鋼鐵混合一起重量很大的廢物。如果不能安全移動,就必須就地永久密封,而該地點更長時間不能接近。 對週邊國家和香港的影響卻是心理大於實際。現時輻射粒子不是強力爆炸噴發而是慢速洩漏,重粒子會散佈於災區,只有氣化的輕粒子會升到高空再吹到遠處,或是經海洋散佈,但會稀釋至無害程度。雖然長遠來說致癌風險會輕微增加,但危險性比吸煙、醉駕和不扣安全帶還要低。反而由災區帶出的物質,如食物,貨物和交通物流風險較高。所以很多人會對日本東部任何產品都有介心。日本貨品在香港的市場會下調,但香港的物資主要來源是中國大陸,影響應該是很輕微。

九十億人吃什麼

人類末日究竟會怎樣來臨,這有很多不同的說法和想法。 有很神怪的宗教預言,亦有很有根據的科學推論。 各種末日來臨的預期時間不一,或然率亦有很大空間,由明年至一百萬年不等。 但其中人口爆炸預言的後果卻有可能很快出現,這個風水師幾十年後就要真正考牌。 九十億地球人口有可能是臨界點,現時地球人口已是七十億,而五十年前只是三十億。 就算是現在,世界糧食供應並不穩定,多處地方有饑荒,過去數年亦曾出現全世界糧食儲備只能支持六十天食用的危險情況,而糧食價格暴漲更已是事實。 現時任何廣泛天災都會引起世界糧食短缺問題。 但除非是宗教狂熱者,否則大多數人都會認為末日的問題不是自己這一生的問題,而人類對此亦無能為力。 但人口爆炸問題卻不同:如果這個末日在幾十年內發生,那就極可能和自己有切身關係,又一定和下一代有關。 所以如果有一個人類末日問題會使你困擾,這一個應是第一位。 不過這一個末日問題卻有可能被解決,或起碼被推遲幾百年至無關重要的程度。 最新估計以現時糧食生產的能力計算,要由養活七十億人增加至九十億人,耕地要增加百份之五十至七十,而地球上額外可供耕種的土地卻很少。 解決辦法第一是人類自行大量減低地球人口,但過去幾十年已證明這不可行。 另一方法是大量減少畜牧業的生產,以節省資源只生產澱粉質食物,但人類對肉類蛋白質的需求卻不斷增加。 Scientific American 二月號最新報告,提出一個糧食生產藍色革命,可以將末日延遲。 藍色革命是指海洋養殖業。 現時世界對肉食的需求不斷上升,但畜牧業需要極多的土地資源、能源和食水,又破壞環境。同時捕魚業卻已經飽和,捕撈魚獲的數量正在減少。 養魚業有可能成為一個可持續供應肉類蛋白質的來源。 養魚業現在已佔所有魚類食物產量的一半。 但養殖場都是在岸上設置魚池魚缸或是沿著海岸線開發;岸邊開發的魚場和蝦場破壞了大量沿海土地和紅樹林;而淺水區的魚棚又引起海水污染問題。 最新的海洋養殖方法是採用離岸大型魚籠,利用離岸二百海里內的淺海經濟區。 魚籠放在海流較強的位置,固定在海床上。 大型的魚籠和海流可以使養魚不斷游動而更健康,而污染物亦不會積聚。 現代科技可使人力減到最低,遙遠監察和遙控設備可以使經營自動化又較安全。 這個養殖模式潛力無限,因為各國可用的淺海經濟區面積非常龐大。 岸上的大型魚缸和岸邊的魚棚亦要現代化,加強產量又要減低污染。 養魚業其中一個主要污染源是魚糧,現代魚糧的配方減低蛋白質浪費,加入海藻類成份,較接近海洋食物鏈而海藻又可在淺海區人工培植。 還有一個正在構思的計劃,是製造自由浮動的大型魚籠,有物資儲備、遙控系統、衛星導航和推進器,可以自由在海洋航行。 只需放入魚苗和補給,它會自行浮游數月,然後靠近海岸以回收長大的漁獲; 魚籠亦可用這數月的時間橫過太平洋或大西洋以將魚獲直接送到目的地。 藍色革命的成敗在於人類是否能夠汲取綠色革命的教訓,使革命能在保護環境下持續地發展。 現時階段是在提升其生產力和成本效益,還要說服各國政府容許海洋開發。 希望世人能及早醒覺,面對九十億人吃什麼這個末日危機。

七十億人在那裡

今年世界人口超越七十億,但他們究竟在那裡。 環顧新聞報導的世界,秩序不算太差,就算有天災人禍救援力量仍不少,相信末日危機不會太快出現。 現實的情況是怎樣呢?可以看看實際數據。 在2008年,首次地球有超過一半的人口住在城市。 現時人口仍然急速由鄉村流往城市,到2050年,將會有70%的人口是城市人。 國家地理雜誌評估人口急速增長的影響,認為居住空間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資源分配和生活質素。 表面的數據是:現時5%的人用了23%總能源、13%的人無潔淨食水、38%的人衛生環境差劣。 深層的問題卻是:七十億人需要大量土地空間作食物生產,而這些土地必須適合耕種、5%的人要節省能源但超過50%的人卻要增加使用能源以改善生活、87%的人需要潔淨食水供應、而62%的人需要改善衛生設備和建設,這些額外的資源需求還未將快要出世的二十億人計算在內。 城市如何能在短時間內膨脹至容納幾十億人呢? Mckinsey最近轉載了 Stewart Brand 的一篇文章,說原來拯救的動力來自城市的貧民窟。他還現身說法在TED作專題演講,有興趣請看看以下錄影。 鄉村人口流向城市的首個現象是鄉村越來越少人,很多農地都荒廢了,開始回復到原始的植被狀態。 這對環保生態人士可能是好消息,但糧食生產卻減少了。 這個影響其實不大,因為根本上這些少量生產的農地連鄉民自己都不能供養,而世界糧食供應已倚靠工業式農業生產。 所有的城市都是由游民聚居開始發展。 在世界北部,已充分發展的城市如倫敦、巴黎、柏林、紐約和東京等有控制地在繼續膨脹。 但在世界南部,很多發展中國家的大城市卻是爆炸式的長大,比已發展國家的速度要快三倍而規模要大九倍。 他們包括聖保羅、拉哥斯、墨西哥城、耶加達、新德里、曼買、喀拉蚩、馬尼拉、德黑蘭等。 其中一個共通特點,就是不能控制的城市貧民窟的擴大。 他們不是非法佔用私有土地者,而是在城市邊緣地帶聚居,倚靠城市帶來的機遇。 初期的貧民窟情況較差,沒有電力、食水、衛生設備和管理,環境很惡劣而水電都是偷用的,供應很缺乏,又是罪惡溫床,還要經常被驅趕清拆。 但當這些貧民窟經過一段時間安頓下來後,會得到政府一些協助,因為很多政府是沒有能力清拆所有貧民窟而又可以妥善安置居民。 其結果是很多貧民窟最終有最起碼的水電供應,而居所亦由紙皮棚架變成一兩層的簡陋木屋。 生活略為穩定,貧民窟快速發展成一完整社區,每一條小巷都可找到各種服務,有食店、小商店、衣物店、廟宇、醫療所等,而手機是主要通訊工具。 貧民窟自行發展成為一個非正統的經濟區,這裡沒有正式契約、不用牌照、不用交稅、人人都努力工作。 不要少看這些經濟實力,例如曼買有一半的人口住在貧民窟,但它貢獻了整個印度六分之一的國民生產總值。 現時有約十億人居住在各大城市的貧民窟,估計這些人口會增至二十億。 2006年聯合國有一份報告,指出世界上有85%的年青勞動人口(即15-24歲人士)是在發展中國家,幾十年後人力的分佈就輕而易見。到地球人口達到九十億,人類的安危就要靠他們了。